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刃魂道之老家邻居

2021/6/11 9:30:31 作者:刃中心 来源:纵横中文网
刃魂道
刃魂道
作者:刃中心来源:纵横中文网
白发飘然,一人,一刃,走遍天下,欲求刃之极致。

回到家后,陈姐已经整理好了楠楠的衣服,不过却留了一个字条,说是有点事,先走了。叶宁更加奇怪,不过也没多想。即使她和陈姐像亲人一样了,可是人总是有自己的隐私的。

叶宁让儿子先看绘本。叶楠现在已经能认识不少字了,他现在看的是“神奇校车”系列绘本,里面有许多科学小故事,他很喜欢的样子。有时候看完了,就会过来给叶宁讲。

叶宁自己到了厨房里准备晚餐。除了最开始艰难的那两年,之后的时候她都一直是亲手给儿子做饭的。外面的饭菜不太干净,油盐也重,她喜欢做点清淡的家常营养便饭给儿子吃。

等到饭做好了,叶楠自己坐在那里吃,叶宁虽然不饿,也陪着吃。

这是叶宁很小的时候她就给自己立下的规矩。小时候她妈妈经常在外做工,根本没有办法也没有时间和叶宁一起吃饭的。叶宁那个时候端着饭碗在阳台上吃,一边吃一边往外看,想着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后来妈妈没了,她住在舅舅家,开始的时候还好,姥姥对自己疼爱。等到姥姥没了,舅妈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她都很少有机会上桌吃饭的,都是别人吃剩下了捡一些残羹冷炙,或者直接去厨房里拿着馒头浇上热水吃。

因为这个原因吧,对于叶宁来说,能够一家人坐在一起共享饭菜,同时在随意说点什么,那真是非常奢侈的。

叶宁没有结过婚,所以自从离开清南市后,她就一直没什么亲人。有了儿子后,开始的时候儿子是需要悉心照顾的,也算不上一起吃饭。现在儿子大了,看着像个小男子汉了,时不时还能说出点特暖心体贴的话。所以叶楠到了现在,才觉得自己是有个亲人的,儿子就是她唯一的亲人。儿子吃饭的时候,她一定是会陪着的。

虽然不太饿,但她还是随手盛了一点稀饭细嚼慢咽。

六岁的叶楠吃饭的时候喜欢吃肉,不喜欢吃菜。不过他倒是很懂事,看了眼叶宁后,把筷子伸向了一旁的蒜茸油菜,还讨好地笑着对叶宁说:“妈妈,我爱吃菜,吃菜才能长大。”

叶宁看得心里想笑,其实是知道他不爱吃菜的,所以好不容易吃口菜都要高调地标榜。小孩子心眼真是多。

不过她还是笑着鼓励:“这就对了,吃菜才健康呢。”

叶宁平时在外面看着冷冷淡淡的一个人,其实却是一个天生的娃娃脸,显小。三十出头了,仗着清汤挂面的发型,别人时常以为她二十出头呢,更不要说惊世骇俗地未婚生子了。

她这个时候一笑,那娃娃脸更明显了。

叶楠一边嚼着嘴里的菜,一边看着妈妈,心想妈妈这个样子比幼儿园的团团小朋友好看多了。那些小朋友都没妈妈好看!他以后结婚就找个妈妈这样的,才不要找老追在他屁股后头的团团。

叶宁小口喝着粥,望着自己儿子笑起来微微眯着的眼睛,那眼睛清澈好看,眯起来的时候就好像石头子投入湖水中,湖水中泛起涟漪,阳光照射进去,反射出细碎的光彩。

这眼睛并不像自己的,自己的眼睛没这么好看。

叶楠吃饱了饭,自己乖乖地去洗手间漱口刷牙了。叶宁快速地收拾了桌子碗筷,那边叶楠刷完牙出来,喝了一杯叶宁鲜榨的果汁后,就去自己房间了。

他还记挂着刚才没看完的神奇校车系列绘本。

叶楠看着儿子皱着好看的小眉头聚精会神地看绘本,有点想笑,这认真的小模样啊萌萌的。就在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响了,叶楠不想打扰儿子,赶紧关上门,带着手机来到了客厅。

电话那头是一口浓浓的清南市口音,年纪应该不小了,对方开口就叫叶宁为“宁宁”。

“宁宁,我是你孙姨,以前住你家隔壁的,当初你妈还在的时候,我经常和你妈一起出去剪皮子,你还记得吗?”

叶宁回想了一番,这才勉强记起,好像妈妈还在世的时候,在她还没有寄予人下的时候,确实隔壁有个孙姨。

五大三粗的一个阿姨,黑胖,笑起来一对大板牙,说话爽朗,爱笑,也爱东加长西家短的,当时还张罗着要给妈妈介绍对象呢。

“孙姨,您这是有什么事儿吗?”

叶宁离开清南市太久了,以至于要她突然说清南市本土话,都有点转不过弯来。她也不怕被人家说忘了老本,这个时候也就没有硬逼着自己非说清南话。

“我这还是见到了你舅妈,从你舅妈那里得了你的电话号码,其实是有事找你,你还记得我家的小春吗,她女儿现在都二十岁了,现在在B市打工呢,我想着她一个女孩子家的,也没个熟悉的人儿,就想看看你平时帮帮她,她在外面有什么事儿也有个能商量的。”

叶宁点点头:“好。”

孙姨得了允许,赶紧又让叶宁记下来了小春女儿陈虹的手机号码,要她尽快联系下陈虹,临了自然也不能就这么挂了电话,于是说了一些家常,无非是提起当年的事儿。

“要说起来,你妈妈也实在是个烈性子,其实本来没有的事儿,她怎么就想不开呢。如果现在她还活着,看到你现在有出息了,都在B市安家落户了,也到了享福的时候了呢!”

叶宁听得头疼,只好不插话,在那里静静地听对方唠叨。

挂上电话后,叶宁在那里发了一会子呆。

眼前恍惚中就浮现出二十年前的事儿了。

其实这些年离开清南市,从来就没有回去过,自己又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过去的那点小事,她以为自己再也想不起来了呢。

没想到不过是熟悉又陌生的乡音,让她记起了那些往事。

本来叶宁小时候也是过着妈妈宠爸爸疼的日子,家里条件不错,每天打扮得跟个洋娃娃似的。可是后来搞运输的爸爸出了车祸,死了好几个人,赔了一大笔钱,家里一下子穷了。当时追债的人整天上门闹,爸爸受不住这个打击,爬到清南市最高的那个水塔上直接跳下来,摔死了。

爸爸没了后,家里照样还是有讨债的,妈妈一个人带着自己生活,日子过得艰难,每天都是带着自己东躲西藏的。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着,妈妈的手头阔绰起来了,甚至舍得给自己买新衣服了。

不再穿带着补丁的衣服,叶宁心里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当时有一个伯伯,经常来找妈妈,他们说话时的样子,总让叶宁不喜欢。

一直到有那么一天,叶宁放学回到家的时候,老远便看到家里面围了很多人,大家看到她过来了,都纷纷望过来,那目光里有同情有期待,更有看热闹的。

叶宁听着院子里传来哭喊声以及叫骂声,顿时心里一沉,赶紧扒开大家进了院子。

院子里,锅碗瓢盆衣服都被扔了出来,散落一地,就连叶宁的一些课本也都撕破了弄得满地是。而就在这一片狼藉中,叶宁看到自己的妈妈正被人扒光了衣服,半跪爬在那里,旁边有个女人揪着她的头发,恶狠狠地骂:“你个没廉耻的贱人,看你还敢勾引男人,破坏别人家庭,我看你到时长了个什么模样!”

叶宁看着自己妈妈那个样子,一下子冲过去,就要救自己妈妈。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动作,就有人将她按到在那里,又有好几个中年女人过来骂骂咧咧,说她是小贱人,于是她们一起採叶宁的头发,甚至去扯她的裙子。

叶宁当时是吓懵了,拼命地挣扎,可是却无济于事,于是她的裙子被撕碎了,她被按在那里,头发遮挡了脸和眼睛,身上被扒得只剩下内衣。

她惊惶地瞪大眼睛,可是周围的一切都在眼前模糊。

周围有很多人在辱骂,在厮打,还有很多人在嘲笑,在指指点点,所有的目光和声音都是那么遥远。

她紧紧捏着自己被撕成碎片的衣服,徒劳地试图去遮挡住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可是却无济于事。

在那一刻,她感到深深的羞耻,仿佛自己怎么遮也遮不住,仿佛自己赤身呈现在整个世界面前。

那个时候她才明白,当你穿上衣服的时候,周围的人都是笑容可亲的好邻居,邻家小女孩是天真的,隔壁小哥哥是友好的,爱笑的阿姨大爷们是亲切的。可是当你毫无遮掩地呈现在那里,成为一个耻辱品供人观摩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已经变了形。

恍惚中她听到妈妈绝望嘶哑的喊声,她叫喊着说我女儿还是个孩子,说你们不能这样子,你们不能这样欺负一个女孩子,难道你们没有女儿。

这个时候,周围的人也都在议论,有人看不下去了,开始指责。于是终于有人放开了她,那些人只是按着妈妈辱骂撕打。

她蜷缩在那里,紧紧攥着那撕碎的衣服,试图过去保护妈妈,可是她两脚根本不能听使唤,她瘫软在那里,怎么也使不上半点力气。

她忽然想起墙角的蚯蚓,蚯蚓是没有骨头的,就那么在泥土中打滚,在地沟里生存,丑陋而无奈。

她颤抖着趴在那里,试图向着妈妈蠕动过去,可是两手紧紧掐入了泥土中,她就是没办法动弹分毫。

她拼命地仰起脸,让自己看向妈妈,可是模糊的泪眼中,隔着那么多喧嚷的人,她看不到妈妈,映入她眼帘的只有一双看不出情绪的眼睛。

那双眼睛淡漠深邃,就那么远远地看着自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桥豆麻袋在线阅读第五章

    他在身后叫住她。她是被这一声陌生礼貌的称谓“左小姐”留住了。她,是来工作的。“请问乔总还有什么要嘱咐,我一定全力配合。”“公司完全相信你的工作能力,是我们应该全力配合你,时间就按照你说的安排。明天会议结束后,如果左小姐有空,我们见个面。”屋里除了他低沉的声音,再无其他,风雨雷电不知何故全都停了。筱安

  • 重生之我是罗成在线阅读第七章

    到了星期一的早上,我又练了一夜武功,精神气爽地起床准备上学。老爸和妈妈一早起来,都以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老爸奇怪地问道:“儿子啊!你怎么变样了!你是不是我儿子啊?”我笑着回道:“我不是你儿子怎么会在这里啊?老爸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啊?”妈妈也说道:“儿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我好奇地问道:“我变什么样了?是

  • 应了谁劫在线阅读第二章

    美乐美酒吧外观看着比较精致,里面的大厅非常宽阔,震耳欲聋的声音让我非常地不适应。我从来没有到过这种地方,拉着景慧的手,在她耳边大声说,“我们走吧,这里我不喜欢。”景慧仿佛没有听见一样,拉着我走了进去。直到几杯酸酸甜甜的果酒下了肚,脑袋里昏昏乎乎地,我才安静下来,看着景慧和身边的男生有说有笑,时不时还

  • 异世邪才在线阅读主播?高仿?

    3.主播?高仿?当周武走了以后,王文才觉得自己可以正常呼吸,“不能再拖了啊!”她眯了眯眼,看着周武离去的背影,口中念念有词。“看来那件事要快一点提上日程了。”王文眉头微微皱起,心中这样想着。如果此时周武回头,就会看见王文正用着自己凶狠歹毒的目光狠狠地扫射着自己,就像是猎人看到了自己的猎物一般。“妈妈

  • 惹上恶总裁在线阅读第9节

    从楼梯上下来,邱峰面不改色的站在距离狼王七八米的地方,心里很清楚,这时只要不攻击狼王,狼王就一直处于守备状态,一旦攻击,狼王就立刻转为攻击状态。邱峰慢慢举起弓箭,二话不说,拉弓上箭,一支箭慢慢的凝聚在手中,但邱峰瞄准的目标并是狼王,而且狼王头顶上的水晶石。没错!这就是其他人所不知道的弊端,也正因为这

  • 港片之系统饶命在线阅读第3节

    谁吃调料包谁才是真·傻逼。及时制止了林清清的卖蠢行为,KK叹了口气,殷殷悲戚道:【我看你是不想修好我了。不修就不修吧,反正我启动了基础应急系统。以后虽然没什么大用,但是和你聊聊天、斗斗嘴还是可以的。】‘……’【而且吧,虽然我现在成了一台老年笔记本有点妨碍我无敌光脑5.0的名声,但是反过来想想,至少我

  • 名人字画真假局中局之单手迅速蒙住了她的眼(6)

    司徒胜集团,总裁办公室。“是吗?”在最后一份文件上签完字,一身沉黑色衬衣的司徒晔抬头,冷漠的瞥了冷严一眼,漆黑的眼底习惯挑起一抹鄙夷。冷严毕恭毕敬的弯腰,“是的,每一餐的饭菜都有吃,虽然吃的不多。”男人凉薄的唇邪肆的上翘,蓦地盖上钢笔帽。“啪!”的一声,金色钢笔正入笔筒。“你可以下班了。”修长的身躯

  • 豪门罪妻在线阅读第6章

    第六章瑟普斯深吸口气。他收回落在米诺斯脸上的视线,低下头默默的洗刷。换了是个成熟的男人这么跟他说,瑟普斯估计就直接被攻略了。本来就半弯不直的瑟普斯有点儿小忧桑,一旦开始弯了简直就是一发不可收拾,尤其是在被亡国之前,目之所及的地方都能看到散发着强烈雄性荷尔蒙,裸.露在外的肌肉坚实强壮的男人们。同时也一

  • 我不做替身了常洛阳

    “姬无幽,你来做什么?”常洛阳对着忽然而来的黑袍魔修说道。“天帝江山要我做一件事情。”说罢,姬无幽竟是推出团包裹着夭夭灵魂的魔气,随后单膝跪下对着宋夏说道:“夭夭公主无恙,还请城主见谅。”“江山!”宋夏眼里杀意更甚。桃红光芒再次暴涨四方空间尽是血腥战场。宋夏的确是天下第一。但这是在他硬顶着九九八十一

  • 未世醒龙传第八章在线阅读

    我爹是城主!所以我打你可以,你打我不行!多么嚣张的一句话,听起来也有点讽刺。苏亦文拳头紧握,鼻孔喘着粗气,他的脸上还有着五个清晰可见的手指印,此时的他,正处在快要爆发的边缘。要不是看到姬寒白手上被淡红色的光芒包裹着,他肯定已经冲上去了。堂堂苏家的嫡系子孙被人扇了脸,这传出去了苏家的脸面往哪搁。不过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