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如果我变成回忆在线阅读第1节

2021/6/11 9:03:06 作者:苏苏 来源:3G小说网
如果我变成回忆
如果我变成回忆
作者:苏苏来源:3G小说网
余暮烟爱了陆临川十年,卑微到尘埃里,却未开出花来。直到她死的那一刻,陆临川才发现,原来失去她,多活一秒都是煎熬……

廖书凡刚搬来这条巷子时,面对一条街穿的斯斯文文说话秀秀气气的小孩子完全是不屑一顾。

他是从小在乡下光膀子野惯了的,五岁摸鱼,六岁爬树,七岁带着一众光屁股的小疙瘩头漫山遍野的掏鸟窝逮兔子,要不是这回爸妈说什么也要把他从乡下接回来,他才不想来这树荫都畏畏缩缩不敢吐气的“破地方”。

廖书凡的爸妈是做古玩生意的,当年他妈未婚先孕,又是早产,一生下来没多久就送到了千里之外的乡下爷爷奶奶那儿,后来长大点了,爸妈的事业正在兴头上,整天忙着东奔西跑,于是干脆寄养在乡下,这么一寄,就是十几年。

理论起来,苏州并不算个小地方,道边是绿油油的大树,没有被玻璃片堵的喘不过气的成排高楼,也没有逼得人跪着跑的快节奏,尤其是黑墙白瓦的老城区,那点灵动可谓是风韵犹存。

但廖书凡偏偏不好这口。十一二岁的小孩子正是野的时候,离开了大自然,只觉得憋屈。

廖爸妈为这点是伤透了脑筋。

一家子都是文文静静的知识分子,也不知道廖书凡是继承了谁的基因,从没有闲下来的时候,不是吵嘴就是打架,以前在乡下,小孩子打打闹闹大人也不怎么管,现在到了城里可不一样,三天两头有家长带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小孩儿上门来告状,偏偏廖书凡还站在一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实在把这俩夫妻头疼了一把。

廖书凡家楼下的巷子里有一个毛笔店,店面就是一扇普通的小门,也没什么装修,猛一看上去只当是个普通住家的。来买毛笔的基本都是熟人,互相介绍后慕名而来,就比如廖书凡的爸妈,跟这家做毛笔的师傅是老交情了。

廖书凡第一次跟着爸妈来到毛笔店里时,就看到十几平米的屋子里到处都是毛笔,做好的没做好的,挂在架子上的摆在桌上的,看的廖书凡直想哆嗦。

“周师傅,离开学还有十来天,我们书凡就交给你了,这孩子不知道像谁性子太燥,让他在这里帮你扎扎毛,削削木头什么的,磨磨性子。”廖爸爸一把将廖书凡拽到跟前。

周师傅是个快到七十的老人家了,是个做毛笔的老工匠,乐呵呵的打量了廖书凡一眼,招招手:“来来,正好我孙子也没开学,你俩还能做做伴。”

爸妈又交待了几句就把廖书凡扔这了,反正离得近,都是一条街上的,离不了十分钟路。

廖书凡一扭头,就见门口蹲着个小孩儿,个子瘦瘦小小的看着只有八九岁,一声不吭的靠着地面专心致志的削一截小木棍。廖书凡凑过去问他:“你叫什么?”

小孩连头也不抬,半天才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慢吞吞的低下头继续忙自己的了。

廖书凡就觉得这小孩真白啊,眼睛大大的,头发颜色也淡,看上去软趴趴的打着卷,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摸。

“你妈妈是外国人吗?”廖书凡又问他。

小孩依旧不理人,自顾自的削木头。

廖书凡再说了几句,见人家完全跟没看见自己似得,自觉没趣,就走开了。

好看,没劲,阴沉沉的不理人。这就是廖书凡对这小孩儿的第一印象。

后来他从周师傅那里知道,这小孩叫周砚。廖书凡在周师傅的毛笔店里待了十天,没听周砚跟他说过一句话。

苏州老城的巷子并不怎么弯弯绕绕,纵横交错着大多数笔直的路,巷子不宽,两边都是特意留下来的老房子,那屋檐就跟电视里演的古代片一样一样的,种在两边的树都长得老高,绿油油的撑起大片树荫,隔着不远就是一条城中河,晚上还能听到附近茶馆里的唱戏声。

住在这的大多数是老人小孩,大公司离得都远,老城区的房子又贵,还都是二手,年轻人买房不会选在这里。廖书凡家不止一套房子,但他爸妈就喜欢这套,尽管依旧是一年四季旅馆当家,但有空还是回这里,这种慢悠悠的湿淋淋的节奏充满了江南的味道。

开学后廖书凡就不去周师傅那儿了,但每天上下学经过店门口时,总能看到周砚的影子,要么端个凳子坐在门边上,要么靠在门口不知道在想什么,有几次碰巧周师傅在外面乘凉,拉着廖书凡聊了几句,周砚就一言不发的站在屋里看他,直到看的廖书凡心里发毛赶紧走了才作罢。

大概这小孩不喜欢他吧?但是凭什么?廖书凡心里有些气不忿,直想上去揍他两拳。

三年一晃就过去了,廖书凡虽然性子浮躁,在学校也是出了名的事头子,但好在脑袋聪明,中考前被爸妈硬是抽空逼着发了一个月的狠,居然也考上了个不错的高中,老师同学都意外了一把。其实廖书凡自己也有个私心,那就是这还不错的高中就在家边上,十来分钟的路,方便。

廖书凡一考完就回乡下疯了两个月,期间约着人名山大川的各处跑,晒的跟黑皮一样,活生生变了人种。爸妈一连催了几百个电话,他才不情不愿的等到开学前一天才回来,等到第二天开学依旧是吊儿郎当的样子,拎着书包往校门口一站,门卫见他人高马大的还没个正经样子,皮肤又黑,以为是闹事的就要给轰出去。

“哎别!我是你们高一新生!”

廖书凡赶紧掏书包,半天也没掏出个证明来,抓抓脑袋正犹豫着该怎么办,冷不防余光一瞥扫到一个少年,像是见了救星似得伸手一指。

“就他,他认识我!不信你问,我就住在旁边街上!”

那男孩是谁?正是和他隔着十分钟的路,但加起来没说过十句话的周砚。

周砚正低着头往校门里面走,突然就听到身后有人喊自己,回头瞅了一眼,那门卫冲他点头,一指廖书凡:“同学,你认识这人吗?”

廖书凡心说虽然没怎么说过话,但好歹也是熟人,做个证自己不是闲杂人员就完了,谁知道周砚看了他一眼,半天摇摇头,转身走了。

“我……”廖书凡一口脏话憋在喉咙里愣是没骂出来。

门卫怀疑的打量着廖书凡,面色已经不善起来:“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两人争执了半天,最后廖书凡还是回家翻出了录取通知书和户口本往门卫桌上一拍:“我他妈这回能进去了吧?!”

来到班级的时候第一节课已经过了。

廖书凡解释了几句,估计老师看着他也不像是个好学生,单独拎出来安排到最后一排的角落位置坐下了。

廖书凡把书包往地上一扔,一本语文书摊在桌上,抬头正对上右前方隔了几排的某个后脑勺。

廖书凡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好你个周砚,就算是条狗从你家门口走了三年也该熟悉了啊,装不认识?这么一想又觉得这比喻不对,好你个周砚,就算是从条狗面前走了三年狗也认识我了啊!想着想着又忍不住是观察班里的芸芸众生,哪个女的好看,哪个男的顺眼,一整节课他是一点也没听进去。

平心而论,廖书凡长得不算多好看的类型,但是男生讲究个脸干什么?廖书凡一米八几的个子,一身的精肉,加上那身晒的碳一样的肤色,眼神里还带着点玩世不恭的味道,怎么说呢,是个一眼看上去很“男人”的人。这种类型放在初中小女生那不感冒,放在大学女生那就炙手可热,为什么?三个字,安全感,可依赖。

可不可依赖不好说,不过他这幅颇具野性的外表确实是吸引了不少人关注。至少刚一下课就围了好几个,男女都有,男生么,多半是好奇加本能的一种说不清的畏惧,女生么,荷尔蒙正在逐渐成熟的年龄,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一□□惑。女生多半是怀着浪漫主义的情愫,忍不住就给他脑补了许多沧桑的故事,天知道这些都是疯玩晒出来的。

直到放学,廖书凡已经跟他那片区域内的同学打成一片了。

收拾到书包,廖书凡特意往周砚的位子上瞥了一眼,就见他依旧是那幅谁也不理的样子,自个儿背着书包就回去了,不由得摸摸下巴,没忍住就喊了出来:“周砚!”

周砚停下脚步回头看他,目光静静的,说不出里面藏着什么。

廖书凡溜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半天愣是没想起来想跟他说什么。

周砚见他不支声,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

这小孩太奇怪!廖书凡在心里感叹。

“别理他,他有病。”后面一个男生把胳膊搭在了廖书凡肩膀上,很是不屑的瞥了一眼周砚离开的方向。

“有病?什么玩意儿?”廖书凡只当是句玩笑,也不大在意。

那男生叫许鹏,大概是因为位子离得最近,一天下来已经跟廖书凡亲哥们而似得了。“周砚是我初中同学,有点轻微自闭症。”许鹏说。

廖书凡瞪大了眼:“自闭症?”这倒是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

“他爸妈常年在外头打工,家里就他跟爷爷,估计是从小没人管生出来的毛病。”许鹏说起来就有点刹不住车,“我们初中那会儿都没人跟他玩,他也不愿意跟我们玩,见人不理跟他说话就当没听见一样,想不到高中了还得跟他一个班。”说着又那手背一锤廖书凡的胸口,“哎,你认识他?”

廖书凡嗤了一声:“我们街上毛笔店那家的,我认识他爷爷,三年没跟我说过一句话,我还奇怪呢,原来是自闭症……”说完又摇摇头,“可惜了。”

新同学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共同话题,许鹏赶紧打开话匣子,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自己知道的关于周砚的事情,继而又扯到他爷爷,自闭症等等,勾肩搭背的一起回了家。

廖书凡他爸叫廖兴国,当年一边干事业一边追老婆,如今一边干事业一边带着老婆一起干事业,他妈朱桥也是个女强人,两口子很少待在家里,说是把廖书凡接到自己跟前住,可一个月最多能有一星期待家里的,跟廖书凡自己住没什么区别。

好在廖书凡粗枝大叶也不娇贵,学校有个小食堂,菜虽然少,但是味道还行,廖书凡中午就在食堂凑合,晚上去楼下王阿姨的黄牛饺子馆里凑合。

这么一年下来,廖书凡说不上是好是坏,人倒是猛地成熟了一截子。架是不打了,就是整天整天的无聊,不想学习也找不出别的事情干,觉得挺没劲。

廖书凡初中在这片打架是出了名的,如今余威尚在,一般人不敢惹他,他也不喜欢主动挑事,但有时候走在学校里就会时不时的听到有人在远处指指点点:“看,那个就是廖书凡!”廖书凡纳闷,自己干了什么了?

高二分科后,廖书凡他们统一迁到了远离老城区的新校区。其实新校区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公交半小时的路程,加上走到公交车的两条小巷子而已。

若是在白天倒没什么,可晚上放学天一黑就不一样了,巷子里没什么人,只有几盏隔得很远的路灯,要是一个人走总觉得路边的阴影里会跳出个人来。

早高峰跟晚高峰的公交车都是人满为患,挤公交的时候廖书凡总能看见周砚不声不响的埋在人堆里,人家也不挤,随着人流被这么一对一搡的居然就顺着漂到车上了,反倒是廖书凡常常满头大汗的站在车下,眼睁睁的看着他随公交扬长而去。

在学校周砚不理人也就算了,他对谁都那样,一年下来半点变化也没有,但现在时常能跟廖书凡私底下碰面,情况就有些不同了。

一个站上下免不了站的近些,有时候两个人都胳膊挨着胳膊了,周砚看都不看他一眼。但是廖书凡憋不住,好歹是一个班一条街的邻居,他就忍不住跟人打招呼。

“周砚,起得挺早啊。”或者“周砚,吃早饭没?”

通常周砚只是瓮声瓮气的嗯一声算是应答,不管廖书凡问什么,他都只有一个字回答:“嗯。”还得看他的心情。

这特么简直就是块木头!廖书凡一肚子火的想。

有一天廖书凡实在没忍住,低着声吼了一句:“我俩好歹也见了四年面了,你敢不敢多说几个字?哑巴啊?”

周砚半天没声响。廖书凡吼完就发现公交车上不少人扭头在看他,心里一阵后悔,又想起周砚有点自闭症,自己不会吓着他病情加重了吧?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周砚却突然开口了:“我知道,你叫廖书凡。”

倒是把廖书凡噎的接不上话来,过了一会嘴角一抽:“……我谢谢啊!你还知道我叫什么!”

廖书凡发誓以后自己要是再主动跟他搭话就是孙子。既然不想理自己,就这么着吧,我可是已经尽力了!

一到学校许鹏就见着他今天气色不对了,一问之下道出早上公交车上的事,廖书凡还没来得及说两句,许鹏倒是一拍桌大笑出来:“凡哥你牛啊!我跟他同学四年了都没听他说过一句话!”

“算了吧,我才懒得跟他说话。”廖书凡撇撇嘴,“你说这自闭症能治好吗?我看着都替他急。从小到大方圆一里内待了一个月以上还没跟我混熟的,就他一个。”

许鹏用胳膊肘捅他:“怎么,自尊心遭到打击了?”

“也不能这么说……”廖书凡琢摸着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就好像天天盯着满院子的花,有一朵怎么都不开一样。

“瞎操心。”许鹏白他一眼,突然又嘿嘿一笑:“对了,马路那头新开了一家台湾猪扒堡,据说味道很不错,中午去尝尝?”

廖书凡瞅了他一眼:“你哪根筋不对了?不是向来不吃这种乱七八糟的快餐吗?”

许鹏一下子就兴奋起来:“你猜这店谁开的?”

“谁?”

“孙蓬蓬她舅舅!”

廖书凡了然。孙蓬蓬,文科公认第一美女,长得有点像周迅,难怪许鹏这么兴奋了。

“你喜欢她?”廖书凡直接这么问。

许鹏咂咂嘴:“我就是觉得她漂亮,想去捧个场,没别的想法!你别乱说啊!”

“你以为我像你?”

许鹏看了他一会,冷不丁叹口气:“……凡哥,你能有点追求吗?看书没兴趣,美女也没兴趣,你去谈个恋爱吧!我看着都费神!”

廖书凡懒洋洋的撇嘴:“没劲,人家也看不上我。”

“看不上你!?”许鹏要是在喝水,准一口喷在他脸上,“哎,大哥,就你那一骡子情书你跟我说没人看上你?!”

“那是她们塞给我的,我不就顺手一收吗?”存完鬼才记得牛鼻子对马脸。

许鹏拍着自己的小心脏:“你不想要给我啊!……你好歹挑一个?”

“女生没意思。”廖书凡大大咧咧的抽了下嘴角,“都一个样,又娇贵又要宠着,毛病一大堆,看我妈就知道了,我才不去费那个神。”

“跟你妈怎么能一样呢?!你妈是四十岁中年妇女,我说的是软嫩的妙龄少女……”许鹏被这个歪理震撼了一把。

“你喜欢你谈去啊!”廖书凡冲他乐。

许鹏咂嘴:“我倒是想,可惜她们看不上……她们喜欢你这样的,哎对了,你知道么,四班有个女生喜欢周砚!”说的时候还特意放低了声音,往周砚的位子上瞄了一眼。

“那是她还不知道周砚自闭吧……”

廖书凡说归说,中午的时候还是跟许鹏一起去了那家猪扒堡。新校区没建食堂,每天中午他就跟同学一起在街上吃,这家台湾猪扒堡虽然刚开没几天,但此刻显然已经人满为患,里外两间屋连着吧台全都坐满了,还有好些打包的等在柜台那。

“这就是美女的力量啊……”许鹏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廖书凡懒得应他,站在门口排队,一边四处张望着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许鹏也跟着瞅了一眼,突然哎哟了一声,一拍他的肩膀:“那是周砚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男主师尊了在线阅读ming视角,beam视角)

    事实就是这样的,那个人叫kung,是我和yo的初中同学,话说那个时候还是个小胖子,也难怪我认不出来。已经是下午了,还好今天我们都没有课,我善良的kit和beam学长跑下去给yo买了晚饭,我和forth学长讨论了一些专业上的事情,当然当务之急还是yo的问题,在下午六点钟的时候,yo吃了东西和药就在床上

  • 蜡笔小新:无限礼包在线阅读第2章

    天龙王的四子,算起来可以说是身份、地位是极高的了、可问题是,龙天佑资质极差、根本无法习魔法和斗技,所以落的一个废物的名声,这让全大陆的知道了赫赫有名的天龙王竞然有这么一个废物儿子。龙胜天乃狂风帝国的天龙王,地位崇高,威名远洋,而这四子,不仅仅是自已醉酒的产物,更重要的是一个无法修练的废物,让他深以为

  • 乱世九天降落

    同样地,此时,在青岩山山北脚下。一幅墨卷缓缓铺开。梅花的残瓣落在一只苍白的手掌上,混杂着似是残瓣的雪让人难以分辨二者的区别。凛冬的寒风比利刃更有侵略性,狠狠的在瘦小的三道身影的心中剜出一道道痕迹。面色饥黄的男孩吃力地背着一位满身伤痕的男孩,脚步很是沉重。十年的时间似乎有些流失,瘦小的身影大致不过八九

  • 娱乐之家有俏娘子第七章

    第七章女人本质上都是一个购物狂。这一点,即便是内里是个女汉子的南仁也不例外。兜里有钱,新居却还空荡荡的,总是让人不满足。休息了一天后,南仁在家里坐不住了,第三天就回到了店里,开始在位面商城里买买买。带各种场景的防划防刮伤永不褪色的墙纸和天花板、统一的据说坚固有防御阵法永不被破的防滑地板……买!能自动

  • 大唐:我能具现一切第八章

    军训第一天,学校组织了大动员,操场上乌鸦鸦的一帮新生,而我则混迹站台的老生中,听着他们的幸灾乐祸。“想想去年的军训,真是生不如死啊!”“今年更惨,高温酷暑。”“祝我们的学弟学妹胜利会师。”……教师队伍中,季梓铭站在最不起眼的位置,扫了一圈新生,满意地点点头,真是个听话的女人。“快看,是季学长——”“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在线阅读第六章

    出来的时候,街上已经看不见人影了,连车也没几辆,打工的、上学的都回了家,这座城市一年到头反而是过年这几天最冷清。他们的车停在街道对面,隔着不长不短一段马路,只能步行。地上的积雪因为无人清扫,结了厚厚一层冰,黎邃左右手都拎着东西,一个没注意脚底打了个滑,险险擦着疾驰而过的轿车。陆商听到动静,回身等他走

  • 穿成A也是会被咬的!之天道意识算什么?打不赢就叫家长(4)

    “嘭!”恐怖的反弹之力自手中涌来,李玄元直接被弹飞,可代表着天道意识的那根时间线,竟然纹丝不动。“叮叮叮……”伴随着突如其来的金玉之声,沿着那道时间线,一道浩大恐怖的惊悚气机,突然把李玄元锁定。“噗!”现实之中,李玄元的肉身吐出一口金黄神血,他的神魂和肉身,都被恐怖的力量所冻结,连时光都近乎停顿。原

  • 我磕了我自己的cp[娱乐圈]第一章在线阅读

    今年京城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儿:在近六十年的太上皇退位了,原本大家都不看好的继后之子成了新君!当禅让大典举行的时候,绝大多数的臣子都跟梦游一般,就是禅让大典结束了,臣子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另外一件事情,就是一等将军贾赦的幼子敲了登闻鼓。因为这娃娃才五岁,所以连那些太监侍卫们都下不去手,只让这孩子滚了针板,

  • 网游之领主的游戏第一章在线阅读

    斯戈尔王国烽烟四起,叛军包围了皇宫,国王被杀。月色下一行十余人的钢甲骑士簇拥着中间的一辆马车,快速的向东南方向奔驰,娴熟的控马技术,和优秀的战马,让他们即便是在漆黑的夜色之中,依旧策马扬鞭,奔跑如飞。一看就知道,这绝对是极为优秀的武士。只是所有人都是目光凝重,带着担忧的神色。正在他们飞奔的时候,突然

  • 穿越之人情冷暖在线阅读第七章

    “哥哥大人。”在谷崎润一郎进入家门的一刹那,直美扑了上来,勒住了他的脖子,请一只手自觉且不安分的从脖//子向//下//摸//去。“等,等等一下直美,啊~”其他人习惯省略。“敦,我要蓝莓曲奇。”窝在沙发里的江户川乱步转过头来。“是。是。”敦感觉自己快要负债累累了,也不想深思乱步又是怎么看出来的,反正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