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银色离弦(网王+东邦+金色琴弦)第六章在线阅读

2021/6/11 9:10:48 作者:绯以墨 来源:晋江文学城
银色离弦(网王+东邦+金色琴弦)
银色离弦(网王+东邦+金色琴弦)
作者:绯以墨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啥的都是浮云啊浮云。女主非全能,温柔婉约、聪慧颖人、俏皮可爱、活泼热情。(因人理解)因为这几天琐事比较多,所以,各位看官大人,更新不定时,不过我还是会努力的,绝不弃坑!新开坑朋友的文,保证不需此行

喜宝跟着紫芹往四少江璟闵的院子去,紫芹在江璟闵房门口停了步子,道:“四少,您要的清蒸鱼已经做好了,奴婢可否端着进去?”

里面忽而传来软粘娇媚的女声,紫芹脸色顿时有些不好,她知道,自己这怕是坏了四少的好事儿了。

等了一会儿,没听到吩咐,紫芹便挥手示意喜宝离开。可喜宝还没转身呢,便听得里面传来一个声音:“进来吧。”

声音低沉磁性,还带着几分慵懒,只是,喜宝觉得这个声音好生熟悉。

紫芹领着喜宝刚一进屋子,顿时就有些傻住了,四少屋子里的这个女子,不是六少院子的桂枝么?

准确来说,是杜府送给六少的丫鬟。

她怎么会跑到四少院子来了?

喜宝见到桂枝,也傻愣愣的:“桂枝姐姐……”然后眸光触及到桂枝旁边的江璟闵时,她更是傻住了,眼睛瞪得圆圆的,再说不出一句话。

桂枝其实一点不喜欢喜宝,首先是因为这个小丫头又勤快又漂亮,其次,是因着张天佑的关系。

杜幽兰曾跟桂枝说过,这喜宝根本不是张天佑的丫鬟,而是他的妹妹。所以,她将张天佑拐走杜幽兰那笔账算到了喜宝头上,若不是他们兄妹,小姐就不会走,小姐不走,她桂枝就会跟着小姐一起嫁入江家。

她会作为陪嫁丫鬟嫁入江家,将来稳妥妥当姨娘的命,而不是现在这样。

江六少对她并不好,她为了自己的将来,必然要另谋出路。

她虽然知道这江四少不是个可靠稳妥的人,可比起六少那张凶神恶煞的脸,她宁可对着四少。

江璟闵见着喜宝,自然就对桂枝没什么兴趣了,将她推开,直起身子洗了手,转身问桂枝:“你们认识?”

桂枝静静站在一旁,撇了撇嘴,回道:“不算熟,见过几面而已。”

江璟闵淡淡“哦”了声,又说:“都出去吧。”见喜宝竟然也要往外跑,他长手一伸,便拽住了她的衣领,似笑非笑道,“你跑哪儿去?”

喜宝感受到后颈处的冰凉,脸一下子就红了,急道:“我自然要回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呢,呆会儿嬷嬷肯定又要找我了。”

江璟闵觉得好笑,稍稍一用力,便将喜宝拉到了自己怀里,然后冷眼看着紫芹:“去跟厨房里说一声,就说我喜欢这丫头,留下了。至于她的工钱,翻倍。”

“是。”紫芹应声,对着有些不情愿离开的桂枝道,“桂枝姑娘难道没听到四少的话吗?他让你出去。”

桂枝心里不甘,自然又将这笔账算到了喜宝头上。她现在已经是四少的人了,若这事被六少知道,那还了得?江六少非得弄死她不可。不行,她得想办法给自己找出路才行。

都怪这死丫头,一次又一次坏自己好事儿。她忽的灵光一闪,对哦,喜宝不是张天佑的妹妹吗?若是叫六少知道这张天佑的妹妹就在府上,还不得闹翻了天。到时候,可就等着看热闹吧。

紫芹跟桂枝退了出去之后,江璟闵放开了喜宝,垂眸笑看着她:“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么?”见喜宝主动离得他老远,他摇头道,“没用的,进了这江家大宅,再想出去可就难了。”

喜宝不信:“我不是你的丫鬟,我没有卖身,我想出去就出去。”

江璟闵觉得这丫头实在不识时务,还幼稚得很,他决定好好教育她:“你知不知道权势是用来干什么的?又知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挤破脑袋都想考进士当官?因为有权了,才能有钱,才能要什么有什么。”

喜宝不太明白他的话,一直皱着秀气的眉毛瞧着他,然后很坚定地说:“反正我就是良家女,我就是不卖身。”

“没人叫你卖身。”江璟闵倒是还挺喜欢她那点小性子的,心情欢快道,“你娘呢?你们住哪儿?怎么你一个人出来做事情……”

喜宝想到娘,有些担心,也就放松了警惕。

“我娘病了,她眼睛看不见了,大夫说身体也不好,我要挣银子给我娘买药。”喜宝一点都不怕吃苦,就怕娘不声不响地就离开她,“等我娘身体好了,我们就回家乡去。”

江璟闵又上下仔细瞧了喜宝,上次见到她时天色有些暗了,没怎么看得清楚。今日白天细细一打量,只觉得这丫头真真是个美人胚子。

只是年岁尚小,他有些下不了手。

江璟闵也知道,这个小丫头是个良家女,若是对她来硬的,怕是不行。

他眯了眯眸子,向着喜宝走近几步,笑说:“你很缺银子?”

喜宝退了一步,跟他保持着一定距离:“缺,但我就是不卖身!”卖了身可就是奴婢了,还不得任他所为,就算再缺银子也不能没了自尊。

江璟闵点头,淡淡说:“我已经说过了,没打算叫你卖身给我做丫鬟,我江璟闵不缺丫鬟。”他神色颇为不耐烦,俊逸的面容微微晕着怒气,“还没有一个女子敢如此回绝过本少呢,你是第一次。”

喜宝一直低着头,没说话,见江璟闵也不说话了,她低低道:“四少,若是没有其它事情,我回去做事了。”她竖着耳朵听,没听到江璟闵的声音,她又不敢看他脸色,便低着头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江璟闵上前一步,紧紧扼住了喜宝手腕,眸子里攒着怒火,目光胶在喜宝脸上,“你要是敢踏出这屋子一步,可就别怪本少不客气了!你不是最在意你的母亲吗?你若是不听从我的,我叫你一辈子见不着你母亲。”见喜宝恶狠狠盯着他,眼睛里蓄满泪水,他心有些软了,但语气没软,“不信,你就给我试试看。”

喜宝最在意娘了,这是她长到十三岁为止,第一次这么□□裸地感觉到权势的无耻。

她很是恐慌,一下子就吓得哭了。但还不敢哭得大声,抽抽搭搭的,像是小猫儿在叫一样。

江璟闵真真觉得拿她没办法,软的不行,硬的也不行,那怎么办?

“好了,别哭,我吓唬你的。”他决定还是软一点比较好,“不过,如果你留在江府、留在我身边的话,我不但不会要你卖身,而且还会拖关系请宫里的太医给你娘治病。”

“真的?”喜宝顿时就不哭了,有些不信地看着他,只是眼睛里蓄着的泪水还一直往外滚,小心翼翼道,“宫里的太医真的能治好我娘的病吗?”

“宫里的太医,可都是给皇上、皇子还有娘娘们治病的,你说能不能治好你娘?”江璟闵伸手去给喜宝擦泪,见她的双颊冻得发紫、都快烂掉了,他心里忽而有些不好受,“你若是怕我对你怎样,也不必留在我身边,你可以去少奶奶那里伺候着。”

喜宝年纪小,经不起诱惑,而又救母心切,差点就要感激地应了。

就在此时,江璟闵房间的门突然被人踹开,然后门口出现一个身着绛紫色袍子、发束金冠的男子。

男子面容跟江璟闵有几分相似,都是挺鼻薄唇、乌发浓眉,连身量也差不多。不同的是气质,江璟闵若是不说话,瞧着挺谦谦君子的,而唐突闯进来的这男子,瞧着就是一身煞气。

喜宝想得起来他是谁了,就是上次骑马差点撞到她的那个人——江家六少。

“就是她?”江六少江璟熙冷冷出声,问旁边的桂枝,眸子半眯起,“她就是张天佑的妹妹?”

桂枝偷偷瞧了眼江璟闵,见他脸色先是愤怒、然后吃惊、最后转为无所谓的淡然一笑,她方镇定下来,点头回江璟熙的话:“是,她叫喜宝,是张天佑同父异母的妹妹。”

“好。”江璟熙得到确认之后,站直了身子,看着江璟闵,“四哥,这个丫头我要了。”

他口中虽叫着四哥,但却没有一点恭敬之色。

府上人也都知道,三爷跟四爷都是老太太嫡出,在几位爷中身份最为显贵。但她们关系也最为不合,这其中是有原因的。

江璟闵有些不甘心,到嘴的肥肉了,最后便宜了别人?

不过,这个六弟的脾性他是知道的,若是他不放手,这事儿必定会闹大。六弟必然不会怕闹大,可他怕,他在祖父跟祖母眼中一直都是乖孙子的形象,若是叫二老知道他强抢民女,怕是有损他名誉。

而若是将这丫头让给六弟处置,六弟必会闹出点什么,到时候他就等着看好戏就行。

“六弟,我倒是无所谓。”他伸手指着喜宝,“若是喜宝姑娘愿意跟着你走,你就将她带走吧。”

“哼。”江璟熙抿着薄唇,表情冷冰冰的,“这就不劳四哥烦心了。”

喜宝已经意识到哥哥的债怕是要她来还了,吓得抱着头就要往外跑,却被江璟熙一把拦腰捞了起来,然后扛在肩上就往外走。

桂枝又偷偷瞧了江璟闵一眼,见他忽而收起笑意一脸严肃地瞧着自己,桂枝吓得立即跟着江璟熙跑走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红楼]贾大帝师在线阅读第10章

    “住手。”就在贺晴一连串的巴掌落下来之前,她的手被人从后方牢牢的擒住,伴随而来的是一道冷沉的男声。只一秒钟,贺晴呆楞了一下,紧接着便像是变脸似的,立即是换上了一副泫然欲滴的模样,回头眼巴巴地看着何昱铭,口中软软的喊着,“何少,您可算来了,您要是再不来,小晴可就要让这个臭女人给欺负死了!”贺晴上一秒还

  • 快穿之前世今生望月怀远

    在凡间已有一段时间,夜里也不复初来时,下一场淅淅沥沥的阵雨。天空是被黑色油墨抹过的画布,星星是百无聊赖撒上的点缀,一弯月亮是不怎么走心的一笔。它们共同散发深沉的气息,与从一幢幢六层高楼房不计其数的窗口,和楼前树冠草丛间隙透出的幽暗触感相融合。雪辞收集完一段对期末考忧心忡忡梦境的梦华,漫步于幽昧轻薄的

  • 快穿之攻略自有反攻略手之结成元婴(10)

    “神族的振兴重任,只能靠你一人了,你身上担负着我神族数十万亡魂的不死意志,明白吗?”黄帝注视着李乾龙说到“为了神族我一定不会辜负您老人家的期望!”李乾龙表面十分坚定地说到。“好,我在传授你一套功法,加上你现在修炼的《惊龙诀》必定是事半功倍的效果。这《黄帝内经》集练气,练体于一体的功法有《惊龙诀》再加

  • 首席特警狂妃之下班了(5)

    柯老大偏了偏头,自己的手下就把武器都收了起来,其中一个女子去拿了医药箱过来为柯老大的手进行着包扎。周山也不怎么理会神情阴冷沈梦,自顾自的在边上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那女人为柯老大包扎手。那模样,这里好像是他的家一样,一点约束感都没有。“电梯修好了。”柯老大的手包扎好了之后,柯老大对着周山笑着说了一句

  • 穿到虫星去考研之四不四傻(4)

    “你们四不四(是不是)被打得还不够狠?”刘小凯霸气侧漏,只是他的脸上还存留一丝细微的巴掌印,并且门牙也掉了一颗,说话还会漏风。“噗”刘小凯那副滑稽的模样令我情不自禁的笑出声。“你不就仗着人多么,有本事单挑啊。”叶禅深知群架是万万不能打的,毕竟人数差距。所以想了一招激将法,至少是能保全我与高小凡了。而

  • 穿到原始的悠哉日子在线阅读第六节

    碧落的访谈张弛有度,并没有过多地把时间停留在谁身上,也没有忽略任何一个人。更因碧落韩语好,缩减了冗繁的翻译时间,使直播进行得十分顺利。离直播结束的时间越来越近,碧落最后让每个人都说一段话,来概括自己从当ST练习生到现在的感想。最先说的是队里的老幺钟炫,他明显有很多感触。即使他说的是韩语,似乎也抵挡不

  • 他,不可复制[快穿]之衣衫,被他撕破

    陈管家这才回头看着规规矩矩站好的女佣们,低吼道:“昨晚谁去了大少爷的新房?”昨晚!昨晚,她已经不敢回忆。就在她发呆时,杨雨灵不小心抬了一下头,却感到一阵深刻的目光。那个投来目光的不是别人,正是四少爷蓝子夜。杨雨灵的头低得更低,管家见所有人没动静,扯着估计连太平洋也听得见的喉咙:“请你自己站出来!不然

  • 妃倾天下:王爷请赐教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八章与众不同张歆瑶坐在那里,眼中还看着桌上那些她在这之前没有吃过的菜。从她眼中可以看出她也想将剩下的菜尝一遍,可是他已经吃得很饱了,实在是再也吃不下了。张建华大多数时间是在看张歆瑶吃,只是偶尔夹口菜饭放在嘴里。现在张歆瑶吃饱了,才拿起筷子真正的吃了起来。张建华吃着张歆瑶剩余没有吃过的菜,一旁的张歆

  • 暗恋事小在线阅读凌小雨

    7年前,S国第一大黑帮--王者之帮在一夜间被一群神秘人灭了,这一夜王者之帮上万帮众被屠杀得一干二净,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王者之帮的帮众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人秒杀了...7年后,位于S国某处不为人知的大山半中,一个少年正从山上走向山下。他叫凌小雨,今年17岁,凌小雨是王者之帮、帮主凌天宇的

  • 匪婿镇魂咒

    看着面前脸上毫无紧张之色,反而面带微笑的翩翩少年。陆依蝉轻笑道:“看你这一脸轻松,毫不担心的模样,想必已经是胸有成竹了,你随时可以开始进攻,我已经有些期待了哦。”“那依蝉姐可要小心了,我的攻击可是已经开始了呢!”秦子桓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秦子桓脸上的笑容之后,陆依蝉一直从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