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星球毁灭者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6/11 8:17:43 作者:Alive时间 来源:飞卢小说网
星球毁灭者
星球毁灭者
作者:Alive时间来源:飞卢小说网
2245年~人类已经开始迈入了大星际时代~数百年的发展~原本没落的修行者再次兴旺~人类创造了可以毁灭星球的武器~也诞生了可以打爆星球的绝世强者~科技~修行~孰强孰弱?秦羽:“总有一天~老子要成为这个宇宙最牛逼的人!”新的征程就此开始,让我们携手再次征战——激情不灭,热血永恒!!(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次日,一个肥壮的男子在海滩边吃着半生不熟的羊肉串,身边是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置着火炭烤箱和两瓶茅台酒还有生的肉串。肉香酒纯,只是正在饮食的人,一边吃喝,一边锁着眉头叹气。

面前的大海,似乎也不走他的哀愁。这个男子,正是三彪子。

三彪子心情很不好,鹏翔和雅楠自从上次在自己的秘密仓库被面具人打伤后一直在修养,自己这一次算是栽了!

可关键是,这一次究竟是栽在谁手里还不知道,这就更郁闷了!

猎人榜排行第二的不死鸟,向来是独来独往的一匹孤狼,好像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他有什么帮手。那再有就是那位高深莫测,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爷子。只是这位老爷子已经派了马天豪这么一个亲随来传信要人,总不至于再派个狠手来吧?

到底是谁呢?

三彪子叹了口气,打出了一个酒隔,把手里剩余的带着血丝的羊肉串全部撸进了自己的嘴里,咀嚼完之后,擦了一下嘴。

“喂,我是三哥,你找些人去对付不死鸟。记住,这一次我们是花钱办事,找高手!”三彪子打了一个电话,简单的几句话让电话另一边的人有些惶恐。

“花钱办事”,这四个字三彪子从来没有说过。因为有些事情,他们自己的人就能办了。“花钱办事”就意味着这件事情肯定很难办,非常非常的棘手!电话那边的人想要再问些什么,三彪子直接挂断了电话。

三彪子挂断了电话,抓了几根烤串直接扔在了烤箱上面,放得很杂乱,就像是他此刻的心情一样的乱。有两根烤串直接掉进了炭火里面,发出“吱吱”的声响,不一会儿三彪子就闻到了肉被烤焦的味道。

三彪子坐在沙滩的椅子上,看着眼前这深邃无边的蔚蓝海洋,内心没来由的有一种恐惧感。他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上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很小的时候。他是穷苦孩子出身,父母在他之前生过两个孩子,都是饿死的,就他活了下来,家里更没钱供他读书,很早就出来讨生活了。那时候经常被人欺负,内心对这个世界充满恐惧。好在他十岁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四方游走的算命先生,算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恩人。算命先生教了他一些功夫,还说算出他日后肯定有一番成就。当时他的名字还是个乡下的土名字,叫“狗子”,算命先生说他家里面三个孩子就他一个人还活着,而且日后他肯定会像猛虎一样彪悍,便给他取了个名字叫“三彪”。

三彪子摸爬滚打,终于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只是那个先生云游四海,不知道今生还能不能再见一面。每一年过年,三彪子除了给自己已经故去的父母磕头,还要冲着北方磕三个响头,那是他的恩人当年离去的方向。

如今,看着眼前的这片海,三彪子那种沉睡在记忆深处的恐惧感被唤醒了。

“彪哥,那边过来了两个人。”三彪子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有个穿着跟三彪子一模一样短衣短裤的男子站在他身后,身材也相仿,是个人高马大的壮硕汉子。这个人是三彪子的保镖,贴身的保镖,除非是三彪子不让他跟着,不然的话三米之内,哪怕是厕所他也跟着。三彪子手下的鹏翔和雅楠是三彪子的亲随,也不敢跟三彪子身边的这个保镖开玩笑。

他叫“广彦”,是三彪子最信得过的人,也是他最硬的硬手。三彪子是个武术高手,尤其是硬功夫,曾经跟这个贴身保镖广彦比过劈砖,首先单手劈一块砖头,然后一次一块的累加上去。三彪子先劈,广彦再劈。一直到加到第六块的时候,三彪子三次没劈开,广彦没劈,两个人算是“平手”。不过三彪子心知肚明,这小子的功夫再加三块也是可以的!

三彪子听到贴身的心腹这么说,看了看不远处,确实是有两个人影。随着越走越近,两个人打闹的声音和身形也逐渐地清晰,是两个身穿比基尼的美丽女孩,一个是白种人,皮肤白皙如雪,一头的金色头发柔顺丝滑,穿着一身蓝色的比基尼,完美的身材没有一点儿赘肉,在海滩上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另一个比她矮一些,是个黄种人,肤色比中国人稍微暗一些,好像是混血,穿着一身红色的比基尼,身材比白人美女还要火辣。

两个美女有说有笑的,缓缓地走近三彪子的“烧烤摊”。

“估计是来游玩的外国留学生。”三彪子对广彦说道,用手把正在烧烤的肉串翻了过来,油脂滴在木炭上燃起点点火舌。

广彦没有再说话,沉默下来站在三彪子身后三米的地方,眼睛时不时地扫向两个渐行渐近的女子。

“Hello, sir. What are you eating?”两个女子也看到了三彪子两人,也闻到了烤肉的香味,径直走了过来。那个白人美女来到三彪子的烧烤桌前,问道三彪子。

“那个,广彦啊,你会鸟语不?我记得你不是那个三本毕业的来着?”三彪子对着贴上来笑靥如花的白人美女不知该咋回答,转身问道广彦。广彦知道自己的这位老大没上过学,汉字倒是后来自学的,英文的话字母可能连多少个都不知道。

“彪哥,我文凭是假的,三千块钱办的。”广彦没有直接说,三彪子听到这句话其实也就明白了。

“那个啥,这是中国的烧烤,肉,肉你知道啥意思吗?”三彪子指着烧烤架上的肉串说道。

白人美女看了看身边的黄人美女,黄人美女也摇摇头,耸肩表示听不懂。

“大姑娘们,在中国还是多学点儿汉语好。”三彪子感慨着说道。

“彪哥,你直接给人家俩小姑娘尝尝不就行了。”广彦说道。

三彪子觉得广彦说得对,拿起两签大肉串,粘好了孜然和辣椒递到两个美女面前。

“吃,吃总该知道吧?”三彪子做了一个咬的动作,白人女子若有所悟的点点头,跟黄人女子一起接过了肉串。咬一口,嘴角流油,两个美女一边吃,一边逐渐的笑了起来。

“Delicious delicacy!Very nice!”白人美女竖起了大拇指,“Thank you!”

两个美女吃完了串,道谢着就要走,三彪子却又拿了一根在烤箱上的串儿拦在两人的身前,一脸的邪笑。广彦很不理解,三彪子不是好色之人,今天这是怎么了?

“两位,你们再吃一串儿再走吧。”三彪子闻了闻手中的肉串说道,两个女子脸上的表情有喜悦渐渐地变得阴沉。

“在我的串儿上趁我不注意下药,你们也要做的干净一点儿,孜然和辣椒哪儿会有白色的粉末?”三彪子转过了串儿,指着串儿上一处细微的白色痕迹说道,“还有你们拙劣的唇语,真的以为我看不懂吗?”

“不好!”广彦顿时明白了,这两个女子不是善茬!健步如飞,迅速来到三彪子的身前。

“谁派你们来的!”广彦大喝一声问道。

两个女子对视一眼,同时从腰后的比基尼内裤里面掏出了一柄小刀,很小很小,却锋利无比,刀刃上面还涂有致命的毒药。几乎是两人出刀的同一瞬间,两个女子瘫倒在地面上,昏死了过去。她们的身后,插着一支短小如刺的东西,三彪子和广彦看得真切,是麻醉弹。这周围的数百米的空旷沙滩里,隐藏着其他人……

三彪子疑惑着,手机响了,是一个未知的号码。

接起手机来,三彪子的手颤抖了一下,对面那个人告诉了他一句话。

“九爷有请。”

与此同时,在离此地甚远的林飞羽,正在一处村子外的河边悠闲地钓着鱼。这个被叫做“永安”的小村子这几年发展很快,葡萄大棚上千亩,采摘基地每年都会吸引许多游人,还有这村外鱼塘的垂钓业务,一个小时二十元钱,许多城里的退休老人都来这儿钓鱼。

中午了,几个本村的都回家吃饭了,家不在本地的人也都拿出了自己的干粮或者是就近到农家菜馆里面凑个卓。

林飞羽是什么都没准备,也没带多少现金,只是他今天上午收成还真不错,钓到了两条大鲫鱼。拿着其中一条大鱼跟村边田里的弄人换了几个玉米棒子,乡下人实在,又给了他两个西红柿。林飞羽幕天席地,跟钓鱼场子的人又要了一口锅,挖了一个土灶,捡了些柴火,就地做起了饭。

这个做法,农村人是习以为常的,以前中午不回家吃饭的时候就带着干粮,中午在外面烧水煮饭。林飞羽比他们还要奢侈一些,锅里面炖的是鱼,灶下烤的是玉米棒子。只是可惜少了些许的油盐酱醋。但是天然无污染的鱼,让这锅汤更加鲜美。

大概半个小时,鱼汤的鲜香气让周围的几个老人都闻到了,不约而同的向着这个年轻的后生走来。林飞羽戴着一顶斗笠,手里头掰着烤的略微泛黑的玉米棒子粒,嘴巴重复着咀嚼的动作,越嚼越香。

老人们和青年分享了这鲜美的一餐,之后老人们回去钓鱼了,而类似于拔了根狗尾草咬在嘴里,用狗尾草清理着牙缝里面的残留物,然后四下看了看,找了一处凉亭。吃饱喝足后,歇个晌午,神仙的日子啊。

林飞羽走到了破旧的凉亭里面,阴凉处一趟,斗笠盖过了脸,不一会儿鼾声响起。过了没有十分钟,一个佝偻着身躯的老人缓缓地从远处的河边走到了凉亭处。这个人衣衫上面沾着无数的污泥,脸上带着一个已经黑的不能再黑的白口罩,佝偻蜷缩着的瘦小身体还背着一个装鱼用的竹篓子。

老人看了一眼林飞羽,慢慢的在凉亭一边坐了下来,敲了敲自己的膝盖。然后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一格烟袋,往烟锅子里面添了些许的烟丝,点上火抽了起来。

白色的烟气氤氲缓缓地随风而去,消散于空气中无影无形。林飞羽的鼾声不止,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老人见状,环视了一下四周,四外无人便抖了抖自己的鱼篓。一条色彩斑斓的长虫从里面抖了出来,扭曲着自己的身躯向着林飞羽而去!

是毒蛇,而且一周了也没有让它进食,毒液正浓!

眼看着毒蛇就要爬行到林飞羽身上了,林飞羽忽然翻了个身,猛地踢出了一脚,那条毒蛇被踢回到了老人的身边。那毒蛇翻了个身,向着凉亭外爬了出去,再看林飞羽,就好像是睡得不好翻了身蹬了一下腿似的,继续睡着。

放蛇的老人咽了口唾沫,他此刻也不确定林飞羽是真睡还是假睡了。他是被人花钱雇来的,出钱越多就意味着危险越高。这个青年虽然表面上大大咧咧,孤身一人还能随地躺着睡,就说明他的底气很足。

老人想了想,抬起了身子,走出凉亭一步。看到远处来了个人,嘴里啃着一根冰糖葫芦。

一不做,二不休!

钱的诱惑是极大的,老人转身直接把鱼篓踢倒了,里面好几条毒蛇窜了出来。林飞羽这一次也睁开了眼睛,拿着斗笠对着奔自己过来的毒蛇一罩,一脚就踢给了佝偻老头!

佝偻老头始料未及,慌忙往后一闪。只是这时候佝偻老头也看清楚了,有一条毒蛇林飞羽漏掉了,正盘旋在林飞羽的脚边跃跃欲试!只是下一秒,佝偻老头傻眼了,一根竹签直接从那条毒蛇的上脑门贯穿过了下颚,这条蛇直接就张不开嘴了,拼命地缠绕着那根竹签,死死地用力!

林飞羽见状,一脚踢飞了脚底下的这“团”蛇。之后,林飞羽没有理会慌乱中快速跑路的佝偻老人,视线集中在那个发出竹签人的身上。

来人年级不大,也是个青年,穿的白白净净,尤其与钓鱼弄得满身泥土的林飞羽相比显得格外干净,

“谢了,兄弟,你是……?”林飞羽说道。

“九爷有请。”青年说话了,顺便舌头舔了舔嘴角的糖葫芦碎糖渣。

“哟,原来是老爷子的人啊!”林飞羽哈哈一笑。

“老爷子说了,三彪子和你的这场‘暗战’可以停止了,再这样下去,对你们都没什么好处。”青年说道,从地上摸起了几枚石子,迅速的扔了出去,把失去主人四散游走的毒蛇们脑袋都砸了一个洞。

“老爷子这是要调停?”林飞羽蹙了蹙眉头。

“这个你见到九爷自己去问吧。”青年说道。

“兄弟怎么称呼啊?”林飞羽问道。

“叫我‘糖葫芦’就行了,他们都是这么叫的。”青年说道。

WF市的某处山野别墅区内,几个孩子正在放着风筝。虽然已经不是春天,可是今天的风挺好的,适合小孩子们玩耍。

一辆黑色的汽车缓缓地形式进了这片别墅区。

这辆车上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马天豪,一个是马誉明。马天豪正骨后休整了一个晚上,马誉明想走可是被马天豪拦下了。

马誉明这才明白,自己就不应该搀着马天豪一起走,应该趁着马天豪受伤的时候偷偷跑了。三彪子虽然是狼,可是马天豪难道就不是狼了吗?这些人的目的应该都差不多,都是冲着林飞羽来的,或者说都是冲着林飞羽说的那个十亿美金的任务来的。

说什么都晚了,自己还是被带到了他们想要带自己来的地方。随着车辆驾驶进入别墅区内的地下停车场,马天豪和马誉明下车。

“走吧。”马天豪说道。

“去哪儿啊?”马誉明问道。

“你从这儿坐电梯去一楼后,往右拐第一个门就是了,有人在那等你。”马天豪说道。

“你不跟我一起上去吗?”马誉明问道。

“我倒是想上去,没那个资格。”马天豪说道。

没资格上去?这里是什么人住的地方,又是什么人要见自己呢?

“你就不怕我跑了吗?”马誉明问道。

“不怕,反正我的任务就是带你到这儿,我的任务完成了,你选择去见那个人还是从这儿离开都不关我的事。”马天豪冷冷的说道。

马誉明想了想,转身走到了电梯旁。话虽如此,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自己刚刚出去就被人撞死怎么办?还是按照马天豪说的做吧,见见那个把自己找来的人。

马誉明心怀忐忑的坐上了电梯,回头的时候马天豪还在那里看着他,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电梯闭合,马誉明处于超重状态六秒后,电梯开了。

眼前的世界,让他觉得有点儿不太真实。一座古典庭院,就这样展现在他的眼前,满院子的花朵和柳树,还有古井和硕大的砖墙。

马誉明没有目不暇接,他看了看院内并没有人,院子的东边墙上有一扇门。这扇门可不简单,太大了!朱红色的大门,门上的门钉有规律的排列着,一共有七七四十九个。

马誉明上前去,刚要推门,就觉得两边肩膀上一沉,两只大手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系统很崩溃第1章在线阅读

    在中国南方的K市的市中心一栋别墅内,风正北坐在自己的书房内,已经停下了自己手中的文件,静静的思考着什么,旁边站着风家的管家,此时风家管家看到自己老爷在思考问题,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连大气都不敢出。“彭哥,辰儿往哪个方向去了?”稍后风正北对着自己的管家问道。风家的管家彭俊伟今年已经五十岁了,而风正北

  • 狱女铁郎心之.终有一天我会是你心底的女子,对

    何毅凡的车刚好在嘉园星城地下车库停好,旁边的车灯闪了闪,何毅凡走过去,打开了车门。里面是画着精致妆容的欧阳梓林。看着何毅凡开心地笑了。何毅凡坐定。望着前方说:“你怎么过来了,还穿这么少?”说着回头看了看欧阳梓林,居然只穿了件白色的呢子低胸套装,裙子不过膝盖,皱了皱眉,还好余光看到车后有件白色同款的兔

  • 别惹幼女在线阅读第四节

    苏子瑜是有名的金牌经纪人他长相惹眼天生的桃花眼无限风情浑身一股子风流劲。这长相说当演员都没有问题。因此娱乐圈里想被他潜规则的人有的是美女从来不缺。众所周知苏家长辈那是书香门第可到了苏子情他们这一辈那就是五花八门了偏偏没有一个学的专业是和书香门第扯上关系的。老大苏子衍经商老二苏子航当了军官老三苏子瑜是

  • 网王之超级教练之屋子里有其他女人

    她曾经在这个房间里生活了三年,熟悉这里每一处的摆设,她掀开被子下床,手指抚上桌子,指腹下似乎还是熟悉的感觉。沙发上、床上、地板上……每一处角落都是熟悉的影子,轻轻一拨,心里的琴弦就发乎刺耳的声音。她深吸一口气,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拉开房门准备离开,这个地方和她在就没了关系。她刚迈出脚,听到有人闯进客厅

  • 奇游迹之万象天尊之火锅(5)

    又是被吵醒的一天,画眉无奈地爬起了床,一番梳洗后,又要日复一日地学习。房间外地家人的欢声笑语仿佛与她无关,她也不想参与。午饭过后,她回到房间,继续完成今早没有写完的学案。手机在桌面上震动了一下,屏幕亮了,弹窗是一条来自妈妈的信息“在吗?”画眉想起前天的吵架,半信半疑地点开了信息,敷衍地回复了一句“刚

  • 人命如草芥第四章

    纪苇苇只觉得眼前一片昏花,愣了半天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冷笑,穆清苏伸出手从自己的上衣里掏出了一秉精巧的瑞士军刀轻轻的摩挲了一番,眼眸中透露出一丝寒意来:“我倒是还想看看你能装多久。”他每走进一步,纪苇苇就颤抖一番。等他停下自己脚步的时候,纪苇苇的心瞬间就像是坠入冰窖一般。刀子散发出一股慑人的寒意,下意

  • 唐僧大战女儿国在线阅读第八节

    果不其然,赶了不到半个时辰,漫天飘起雪花。没过多久,道旁的树叶上铺了薄薄的一层。好不容易赶到山脚下,厚厚的积雪已经没过了马蹄,此时天已经擦黑。欧阳玥转过身子正交代长生等点燃火把,再寻几个人先前去探路,就听到我车上的赶车小厮扑通一声,一头栽到了地上。众人将其扳过来一看,身上竟插了只箭,人早已咽了气。我

  • 龙族之第七感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六章不靠谱的男人“处女……满大街的都是假处女,你算是其中一个吗?”黎霆邪邪地道,脸上的邪肆扩充到最大程度,好整以暇的望着颜语汐,墨色的眸子里全然是一种淡淡的挑衅和鄙夷,睥睨她的眼神里,满载着不可一世,丝丝缕缕的傲气和自负,轻易的流露出来。或许,这个世界上,就是存在着这么一个男人,卓尔不凡,哪怕是什

  • 我是金箍棒在线阅读第4章

    一个女孩有些匆忙的闯入,看到男孩,笑意横生。坐着与男孩,还没等她开口。男孩已经笑着:“今天是美玦生日我送你这个水晶天枰好不好?”说着,男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美透亮的天枰样水晶饰链,在女孩面前轻轻的晃着。“唔,赫沙这个东西好丑哦。我不喜欢诶,你重新送一个给我嘛。”俏皮可爱的女孩撒着娇,眨着狡黠的眼睛

  • 镇魔师之种一颗情窦

    距离圣诞节还有十天的时候,晓满接到了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那是一个落雪的傍晚,晓满和姐妹们不想外出,就在宿舍里玩玩游戏,聊聊天。晓满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因为是陌生号码,一开始她并没有接,如果对方找她有事,一定会打第二遍的!晓满放下手机,坐在电脑前看电视剧,想着如果电话再响起来她就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