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残崖断界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6/11 11:30:03 作者:看好你 来源:飞卢小说网
残崖断界
残崖断界
作者:看好你来源:飞卢小说网
肖然,战甲的能量仅剩10%了,10%!够了!肖然看着星空巨兽,冷冷的说道。青儿看着肖然绝决的样子,知道自己拦不住,既然已经决定了,青儿也无怨无悔,只是看着眼前的人儿,青儿只觉的心很痛。如意甲,战吧!随着肖然的吼声,五光年内的星空战舰残骸快速的聚到身边,霎那间几乎无限庞大的钢铁战神挺立在空旷的星空中!一柄超过一光年长度的利剑握在肖然手中,几近枯竭的身体被肖然强行的运转着神功!看着已经重伤的星空巨兽,肖然霎那而去!如果此时不能杀掉,那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

摄魂怪……伏地魔……在小惠金区?

直到回到女贞路4号,哈利都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他的脊椎在饱受折磨后又不得不承担达力那个大块头的重量,此时正用它所能有的最大痛感尖声抗议着,但他无法在意——

摄魂怪到底是怎么回事?伏地魔派来的吗?

不不,如果伏地魔想要摄魂怪给哈利一个致命之吻,他就没有必要亲自走一趟。

……那伏地魔来做什么?因为他知道哈利是个蛇佬腔?除了他之外的唯一一个?

对,伏地魔有可能知道这点,假扮成穆迪的小巴蒂·克劳奇告诉了他……

那本日记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伏地魔对它被毁反应那么大?

“他怎么敢”?伏地魔的这个“他”是谁?莫非是把日记本塞到金妮桶里的马尔福先生?

哈利的确不知道日记到底是什么,但伏地魔似乎认为有人知道……邓布利多吗?

还有伏地魔的那两个摇头……第一次也许是哈利眼花,第二次绝对不是……伏地魔在否定日记本是个重要物品?可这根本没有意义,他们都知道他有多愤怒……

与此同时,哈利不得不注意到,当伏地魔发现日记本被毁的怒气过后,他的伤疤就莫名其妙地不疼了。

见鬼,伏地魔到底做了什么?又发现了什么?

哈利关上房门,听到他姨父姨妈紧张的声音从走廊转到隔壁,扯着被达力打肿的嘴唇苦笑了下。要不是他汗湿的T恤衫和脖子上刺眼的淤青——后者是关键——弗农姨父早就怀疑是他把达力弄成死猪一样了。

他刚刚赶跑了两个——不对,应该是一个——摄魂怪!再次从伏地魔手里逃生——虽然他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发生的,但难道没人关心这个吗?不说一个赞扬,至少一个安慰?直到现在,只有一个必须回家等待指令的哑炮费格太太,还有那个偷偷跟踪他、又没尽到保卫责任的蒙顿格斯·弗莱奇……说真的?

一只长耳猫头鹰忽地从窗户飞进房间,把嘴里叼着的一个羊皮纸大信封丢在哈利脚边,又优雅地转身飞走了。

哈利飞快地捡起它,拆开信封,抽出信纸——

是魔法部写来的。里头说,哈利因为擅用魔咒而违反《对未成年巫师加以合理约束法》,已经被霍格沃茨开除;魔法部将马上派人来销毁他的魔杖,他还需要在8月12日上午九时前往魔法部受审。

哈利之前的那点期待现在全部变成石头沉进了胃里。他?被霍格沃茨开除?因为他遭遇摄魂怪和伏地魔时采取了自卫措施?

哈利重重地坐在床上。他突然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干什么。反正他被开除了,所以现在他可以自暴自弃地多用几个魔法?

他猛地想起伏地魔。他现在知道黑魔头为什么从头到尾都没拿出魔杖了。伏地魔归来了,但他不想被除食死徒之外的人发现;而如果他试图使用阿瓦达索命或者其他不可饶恕咒,那魔法部说不定会意识到,哈利根本就做不到。

可还是不能解释伏地魔最后放弃攻击他的行为……

想到那个咬牙切齿的“亲爱的”,哈利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没等他想出伏地魔态度变化的原因,第二封信送到了——

是亚瑟·韦斯莱写的。他告诉哈利,邓布利多已经赶到魔法部处理这件事,而哈利不能离开女贞路4号,不要使用魔杖,也不要交出魔杖。

哈利总算看到了一丝希望,虽然很小。他向后仰去,后脑勺和脊柱碰到被褥的时候又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但他再次忽略了它。韦斯莱先生在魔法部工作,肯定知道怎么做对他最有利……

他双眼放空地瞪着天花板,试图在今晚乱糟糟的事情里理出个合理逻辑。然而,这可没那么容易。第三只猫头鹰炮弹般地冲了进来,带来了魔法部的又一封信件,里头说哈利可以保留魔杖直到受审时。

心头那个令人难受的疙瘩总算解开了一点儿,但哈利依旧担心。当他不知道应该先思考伏地魔的异常还是那个听起来就很可怕的受审时,房门哐当一声,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哈利尝试着坐起来——他的脊椎骨又开始痛苦尖叫——然后看见他的姨妈正站在门口。“不关我事。”他简洁地说,没心情吵架。

“我问你的是,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佩妮姨妈尖叫道。“达力昏迷不醒!我们已经叫了医生!如果让我发现是你——”

“不是我,是摄魂怪,”哈利立刻撇清,“哦,当然还有伏地魔。”

佩妮姨妈的脸在听到摄魂怪时就变白了,而伏地魔的大名让她神色奇异。“什么?你说什么?那个谁——回来了?”

“对,伏地魔回来了。”哈利说,又纳闷地反问,“你知道摄魂怪?”

佩妮姨妈的表情难以形容。“他——不是——死了吗?”她没回答哈利的问题。

“没有,他前一个月复活了。”哈利回答,更加仔细地打量他姨妈,“不然你们以为我这个暑假为什么一直想看新闻?”

“这……不……”佩妮姨妈捂住嘴,神色介于想要高声尖叫和想要把哈利这个扫把星赶出门之间。

“发生了什么,佩妮?”弗农姨父的大嗓门响起,他不知何时从达力房间出来了,“你们在讨论谁?我没听清楚,谁死了?”

佩妮姨妈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而她也用不着回答了。因为第四只猫头鹰飞了进来,弗农姨父气得跳脚:“猫头鹰!又是猫头鹰!我不允许猫头鹰再进我的房子——!”

这次的信是小天狼星写来的,他让哈利待在房子里。

没有其他更多的话,哈利不由有点生气。就这样?在他差点被摄魂怪亲吻、差点被伏地魔掐死之后,小天狼星就干巴巴地写这么一句,未免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我受不了一群猫头鹰在我的房子里飞来飞去!”弗农姨父猛地跨过房间,砰地把窗户关上,又转身对哈利怒吼:“解释,小子!不然我就把你丢出去!”

哈利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还捂着嘴的佩妮姨妈,决心尽快把事情讲清楚。“达力和我走在回家的路上,两只摄魂怪冒了出来。我用咒语把其中一只赶跑了,另一只被后来出现的伏地魔吓跑了。而达力……他被吓晕了。”

佩妮姨妈从指缝里溢出一声恐慌的惊呼,身体站不稳似的摇摆了下。

弗农姨父恼火极了。“摄魂……什么?还有伏地……什么?”他突然意识到在场三人中只有他不明白这两个词,怒火变成了迷惑不解:“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那两个东西,不管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

对,你问到了点子上,哈利心想。“摄魂怪是阿兹卡班巫师监狱的看守,我也不知道它们为什么会来这里;而伏地魔,”他深吸一口气,“他就是杀害我父母的凶手。”

弗农姨父看起来终于明白——或者他自以为明白了。“啊哈!没错,我确实听过后面那个名字!他们就是冲你来的,对不对?玛姬说得对,我们就是太心软,早该把你送到孤儿院!现在,滚出我的……”

打断他咆哮的是一封从窗缝里顽强地挤进来的鲜红信封,啪的一声打到他肥厚的后脑勺上,然后径直朝佩妮姨妈飞去。他愤怒地诅咒起来,佩妮姨妈吓得往后退了两步,而哈利眼睁睁地看它在空气中抖动着,忽而冒出了火焰——

“记住我最后的,佩妮。”

这个声音大而可怕,佩妮姨妈看上去几乎要晕倒了。之前她脸上想要赶走哈利的神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坚定:“这男孩必须留在这里。”

“……什么?”弗农姨父大吃一惊,但佩妮姨妈坚决地把他拉走了,留给哈利一个安静到诡异的房间。

哈利再一次没明白事情的发展走向。最后的?最后的什么?

**

伏地魔满心怒火地回到马尔福庄园。他谁也没知会,一阵黑烟般地卷进那个最黑暗的房间里。因为他不能确定,如果他现在看到卢修斯·马尔福,会不会愤怒得立刻给这个两面三刀的狡猾家伙一个阿瓦达索命——

他现在不需要这个。波特和他有某种链接,他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尝试挑战他的大脑封闭术,因为波特一知道就会告诉邓布利多。情况比他预想得要糟得多,他需要对策,而对策只有他自己能给……

“你回来了。”当他进门时,一个声音立刻响起。

伏地魔粗鲁地扯下了自己的兜帽和面罩,没有立即回答。

“噢……你的表情不太好,”那个声音猜测,“坏消息?”

“你永远也想不到的坏消息,”伏地魔嘶嘶说,几乎无法停止地走来走去,“日记本!”他怒吼,“他被波特用蛇怪毒牙杀死了!”

“……什么时候?”那声音难以置信。

“两年前!”伏地魔现在的怒火并不比刚知道时少。

黑暗凝固成吓人的沉默,只能听见两个粗重起伏的呼吸声。他们不约而同地对那个显而易见的可怕疏漏绝口不提——伏地魔的一片灵魂被杀死了,而当事人直到两年后的今天才从别人那里知道。

“……看来我现在可能是幅货真价实的画像了。”那声音最后说,语气明显变冷,“确实是个永远也想不到的坏消息。”

伏地魔急促呼气,薄薄的鼻翼猛烈翕张着。“另一个坏消息——”他冷酷地说,不再掩饰对自己的极大不满,“波特一直能感到我的感觉。我有理由怀疑,他会蛇语也基于同样的原因。我在他额头留下的那个伤疤,似乎成为了他和我之间的纽带。我把我的一部分特质赋予了他,通过索命咒。”

“你在暗示什么?”那声音敏感地察觉到了背后的含义,“你在他身上留下了什么?”

伏地魔的脚步猛地停下,又一阵吓人的沉默。

“如果他能感受的不仅仅是你的感觉?而是你的想法?”画像明确指出了这点。

伏地魔立刻反驳:“这不可能!”

“这很容易证明。只要你……”画像没说下去,他相信自己能明白。“而且,其实你已经猜到了,但你不愿意相信。”

伏地魔大口呼吸着,胸膛起伏。他没法反驳。若不是察觉到那种危险趋势,为什么他会半路想到该对男孩用大脑封闭术?

“两件事。”画像冷静地总结。“检查一下其他的,以及弄清你到底遗落了什么在波特身上。”虽然后一点几乎是明摆着的了。

伏地魔没说话。他走向房间里唯一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他的怒气依旧像雷雨云一样在房间上空积压徘徊,但他确实能够重新发挥他的头脑了。

在重新把今晚发生的事情思考一遍后,黑魔头的眉心慢慢地蹙起来。“可能还有第三件事,”他一字一顿地质疑,“邓布利多为什么对我用了波特的血感到高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拯救悲情男神之公司门口的偶遇(8)

    “啪!”刚回到办公室没多久,沈芊芊面前的办公桌上就被人丢了一本不大不小的册子。沈芊芊看了一眼那册子上“员工手册”四个字,再抬头,入眼的是白桦那张势力轻蔑的嘴脸。她说:“这是员工手册,你没有走正规渠道面试就入职肯定是没看过的,云空的规矩是实习期间就得开始背的,你既然没有实习期,现在就得抓紧了!”白桦话

  • 洪荒:我的师父是三宵之退亲

    苏宵云和萧家的关系还算不错,往年里交情匪浅。只是最近局势乱了,自从萧明出国之后,萧家的老爷当上了军区副指挥部部长,这些年虽然没怎么走动,但是好歹交情摆在那里。萧明回国的第二天,苏宵云就知道了消息。那晚他思来想去,还是发了电报过去,没过多久,回信里说,萧家夫人明天就会来拜访。第二天,苏锦绣一起床,新巧

  • 异界之守护瓦罗兰第1章在线阅读

    静谧的庭院,微风中传来淡淡花的气息,萦绕在庭院周围的白色蔷薇恣意绽放,风裹挟花瓣四处飘散。庭院中坐在地板上的数人,仿佛将夜晚点亮,如同梦一般的耀眼存在,每个人都拥有着极其出色的外貌,以及远远超脱常人的独特气质。金发碧眼的王伸出手,抓住了一片掉落的花瓣,凝望着花瓣的脉络,他有着温柔的笑容,碧绿的眼眸似

  • 赦大老爷在红楼告别初吻

    “知道了!以后不用就是了!”南宫木赔笑的回答。“你还有那脸?主意那么正、再有下次我不会帮你!”说完把南宫木腿上的针全部拿掉,又把南宫木的双腿放在冰桶里,只见冰桶里原本透明的水慢慢变成粉色,然后变成红色,这是南宫木腿上渗出的血。“就这样,五分钟后拿出来,我先去老师那里给你请假!今晚回去找爸爸给你弄个药

  • 网游之偷钱大佬之中二病的死神!

    此时直播间里,一片血红,没有任何画面,有的只是铺天盖地的弹幕,铺天盖地的弹幕在不断的刷新。“6666,死神又要开始直播了,羡慕有这种能力的人。”“最近到底是怎么了,各种奇怪的人出现,我昨天陪女朋友在步行街逛街的时候,竟然看到了两个人在屋顶打斗,而且还尼玛是附带特效那种!”“我感觉现在越来越乱了,社会

  • 夫君,说好的和离呢!之滴滴男友已为您接单(1)

    “哎呦我靠,这也太疼了,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了,为这么个绿茶表真不值得!”刘康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自言自语说到。刘康,燕华大学计算机高材生,计算机系系草,兼彭姿杨颜之风采,说白了就是帅,有型。只是这年头帅并不能当饭吃,虽然网络直播发达,但是刘康也不是那块料,只能靠着自己的专业技能来养活自己。除了奖学

  • 大佬又在装萌新了楚繁和严以恒

    楚繁对严以恒的态度突然变了。陈醒觉得很纳闷。那天他去替楚繁敲通告,所以没有送楚繁去乐园福利院。而楚繁的驾驶证刚好拿了回来,所以楚繁自己开车去了。重点是,从福利院回来之后,楚繁就变了。陈醒一旦说了严以恒什么坏话,楚繁就会不满意地反驳他。“你别再说严以恒了,他也不容易。”什么不容易?明明是楚大哥以前逼迫

  • 人生赢家之坎坷在线阅读第4节

    周末两天,骆蒙没有通告,在家睡得昏天黑地。这些年,整日不是忙着拍戏就是赶通告,全年无休连轴转。娱乐圈里瞬息万变,虽然她已经红透了半边天,但依然很有危机意识,从来不敢松懈,自此也得了个“拼命三娘”的美称。特别是接下来三个月要实习,很少出来营业。于是前一阵子,赵云给她拍了几十组硬照,就是为了在接下来几个

  • 道祖临世在线阅读黑龙山脉

    南月城以南,黑龙山脉。受倾盆大雨影响,天地间已是白芒芒一片,狂风在赤峰间咆哮着,漆黑的群山,让人如同身临地狱。一个洞口窄得只能供猴子钻进去的山洞里,黑发少年正生着火,亚麻发色少年则四处找可燃物。如果有第三人注意到这两少年,会发现他俩都赤裸着上身,因为二人的衣服,已经变成了洞内那仅有的光明和温暖。温柔

  • 我给武学加个点之灵焰之地

    少年起步来到船上,刚一上船就感觉到这河的不同。这河水在岸上看是黑色的,但是一上船,紧挨河面,看到的河水居然变成了浅红色,河里面大量的游魂在里面游来游去,他们有的在打架,有的在撕咬……看起来极为骇人。少年正在看的入神之际,老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坐好了,这河乃是冥界幽灵河之一,被称为“万里魂河”河中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