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重生之怎会遇见你之绿谷出久的决意

2021/6/12 3:25:53 作者:Tsuna秋1 来源:3G小说网
重生之怎会遇见你
重生之怎会遇见你
作者:Tsuna秋1来源:3G小说网
意外死亡后,她重生回到了八年前?!

35.

黄昏的时候,晴热的太阳沉落了,夕光与彤云底下的城镇渐渐换上了另一种面貌。

“出久——能不能帮忙把餐具摆好?”

自己的母亲绿谷引子从隔壁的厨房,透过移门喊道。

绿谷出久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机械地把桌上装有烤鱼的两人份的餐盘、空瓷碗与木碗陆续排好。

“谢谢。”

他的母亲一边说着,手持单柄汤锅走了进来,将汤锅摆在餐桌正中央的锅垫上,锅中味噌汤让人心平气和,让肚子咕噜直叫的香气在客厅弥漫开来。

然而绿谷出久却并没有下筷,他只是重复着雄英实战测试结束后的这几天他总是在做的一个动作——盯着手中那枚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暗红色护身符发呆。

距离自己那天下午浑浑噩噩考完笔试,和三澄碰头后又分开,眼睁睁地看着她被警车接走已经过去多少天了呢?

记忆再次拉回考完笔试的那天下午。

他失魂落魄地走出考场,远远地就看到三澄提着通勤包站在校门口,他以为她是在等他,脚步顿了顿他还是快步走向她,“三澄同学——”

三澄回过头也看到了他,她双眼微微睁大,她张了张嘴似乎想喊他的名字,但接着一辆黑白相间的警车就缓缓地驶来,在她身前停住了,一个穿着警服的一脸正气的男人下车后简单地和三澄点头示意,然后很绅士地为她拉开了后座的车门,眼看三澄就要坐进去——

“三澄!”

心中突如其来的强烈不安让他快步上前,他一把拉住了她,甚至情急之下很失礼地直接喊了她的名字,“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你要被警车带走?”

“绿谷君……”三澄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后就抿住了唇,暗红色的双眸一时间闪烁不定。

一旁的警官替她解释,“三澄同学在考场遇到了敌袭,在公布成绩前她都会被我们保护起来。”

“敌袭!?”这个词让他一瞬间血液都逆流到了脑部,整个人万分紧张,“是炸|弹狂魔吗!?”

而警官接下来的回答更是让他的心沉到了谷底——

“不是,是新的敌人,很有可能是炸|弹狂魔的同伴,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确认。”

大概是他脸上动摇的表情太明显了,三澄反而强打起精神笑着安慰起他。

“没关系的,那家伙被我揍飞了,现在塚内警官只是带我去医院例行检查。”

“你战斗了吗?而且还受伤了!?”他快速抓住了关键信息,因为过于激动他一不小心加重了手上的力度,察觉到三澄微微露出了吃痛的表情,他才慌忙松开抓着她胳膊的手,手足无措地后退了一步,“对、对不起……”

“没关系,只是擦伤而已。”三澄摇了摇头,并没有责怪他,“绿谷君,我……”

三澄看上去还想说什么,但一旁的塚内警官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他看了一眼天色又看了眼自己的手表,“很抱歉中途打断你们,但再不出发的话医院就要结束营业了。”

“对不起。”三澄有些不好意思地向塚内警官道歉,随即和他告别后再次走向警车,很顺从地坐进了后座,透过车窗,他站在原地定定地和她对视着。

“不要担心,塚内警官他们会保护我的。”

车窗被摇上了,随着警车驶入黄昏的地平线,三澄最后留下的话语也伴随着她虚弱的笑容消散在了二月寒冷的晚风中,只留下他一个人定定地站在原地,久久没有离去。

“出久,你还好吗?”

母亲的温柔又小心翼翼的呼唤声让绿谷出久回过神来。

他抬起头,正对上母亲眼底的那抹担忧。

“啊啊抱歉……我没事的!”

为了抚平那抹担忧,他赶紧闷头划了几口饭。

36.

饭后,绿谷出久无事可做,干脆换上睡衣后坐在沙发上继续发呆。

“通知……应该这两天之内就能下来了吧?”

仿佛下定了决心般,正在做家务的母亲终于开口,主动提起了这个入学考试结束以来的一周两人一直避而不谈的话题,面对母亲的询问,他低头“嗯”了一声。

大概是看不下去他一蹶不振的样子了,他母亲故作开朗地笑着安慰他,“傻孩子!妈妈觉得你能报考雄英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哦!”

——不对。

——这并不是他现在最想听到的话。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

如果想继续担任「和平的象征」欧尔麦特的身份必须要保密,所以他从来没向母亲提起过自己被选为「ONE.FOR.ALL继承者」的事情,在自己母亲的眼里这次雄英考砸也只是一次预料之内的失败而已,但是对他来说可以算是梦想的终结了。

笔试结束之后绿谷出久就估算了一下自己的成绩——刚好过及格线。

即便如此实战测验那压倒性的0分足以让笔试成绩彻底失去意义。

虽然不想承认,但他恐怕是和雄英无缘了。

更让绿谷出久不安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考试回来后他就再也联系不上欧尔麦特了。

不,他其实内心隐约已经猜到了原因只是下意识拒绝承认而已,欧尔麦特一定是知道他的表现这么逊后放弃他了,是他辜负了欧尔麦特的期待,他已经没有脸再去见欧尔麦特了。

一切都糟糕极了,然而压垮他神经的最后一件事还是都快一周了,三澄依旧一点消息也没有,打电话手机也是关机,发短信也不回。

简直就像和欧尔麦特一起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他想见三澄,他真的很想见三澄。

但是他真的有资格见三澄吗?

考试的最后一刻用尽全力一拳揍倒零号机,从空中无法控制身体地下坠时,万念俱灰之际就像濒临溺死的人抓住稻草般,他下意识地就死死地握紧了的护身符,这样做的后果就是考试结束后护身符和他的身体一样都变得破破烂烂了。

虽然事后妙龄女杰治疗好了他的身体,但护身符却再也无法复原了。

那是三澄珍惜的东西,但自己却没有好好珍惜。

考完笔试见到三澄的一瞬间他真的很怕三澄问起护身符的事情,但是三澄并没有提到,他当时就松了一口气,这几天也是,他无时不刻不想见到三澄,但同时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三澄。

可是,真的只是护身符的原因吗?扪心自问不止是这样。

在一年前他和三澄约定好了一起考取雄英,并且一直以来一直各自努力着朝着目标前进。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三澄在班上文化课和实践课成绩都很好,人缘也相当不错,长、长得也很可爱,背地里在男生中很受欢迎,这样的三澄愿意和他成为朋友简直就是奇迹。

更让绿谷出久觉得像做梦一样的是,当他说出自己想报考雄英想成为英雄时身边所有人都嘲笑他的不自量力,但只有三澄相信他可以做到,并且坚定地向他伸出了手。

从握住三澄的手的那一刻起他就在内心发誓——一定要和三澄一起考上雄英。

回应着欧尔麦特的期待,想着和三澄的约定,这一年来不管是刮风下雨,早苦再累的训练他都咬着牙坚持下来了,身体上的肌肉也仿佛在证明自己的努力般,和一年前相比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即便如此他还是失败了。

这几天他总是在想,如果、如果他可以做得更好的话——如果可以至少提前三天完成欧尔麦特的训练任务,取得熟悉个性的时间的话一切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没错,救人只是他自己给自己找的借口,一切失败的原因都是因为他自己做得还不够好。

小胜说得没错,像他这种废柴还想考取雄英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他的梦想,他的人生都结束了……

“呐,出久,那个护身符是你喜欢的女孩子送给你的吗?”

就在绿谷出久开始灵魂出窍时他冷不防被母亲爆炸性的发言拉回了现实。

“哈!?妈妈!你在说什么啊!怎么可能啊!?三澄听到会生气的!”

比起刚才提起考试时的委婉,他母亲可以说是问得非常直白了,这份直白如同炸|弹重重地在他心中投下,引起的风暴炸得他体无完肤、面红耳赤,于是他下意识地就开口反驳了。

“哈哈,原来那个孩子叫三澄啊~有机会真想见见。”

母亲一反平日里迷糊的性格,快速捕捉住了他话语中的关键信息。

仿佛觉得他的反应很有趣般,母亲干脆停下了手中的家务,拉开椅子坐到他的对面,单手撑着下巴揶揄地笑着,大有继续深聊这个话题的意向。

绿谷出久想逃回自己的房间了。

“那个孩子这次也报考雄英了吗?”

“嗯……”

“那她考得怎么样?”

“我不知道……一考完她就被警察带走了……”

“诶!?为什么!?”

“在考试期间她好像被危险的人盯上了,现在被警局保护了起来。”

“这样啊……她也很不容易呢。”

“……嗯。”

回答着母亲的问题,绿谷出久觉得刚才一瞬间变得轻飘飘的心情再次沉重起来。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三澄一次又一次地被盯上,明明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却一次又一次地陷入危险,而且每次陷入危险时他都不在她的身边……可恶!

“出久……”

意识到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母亲也不再开他的玩笑,而是放下了撑着下巴的手,表情也变得凝重了起来,良久她才继续开口,“但是出久,你会保护她的吧?”

这样说着她的目光在他手中的握力器上稍作停留,然后再次落到了他的脸上。

“所以出久你这一周并没有停下训练,哪怕现在也在进行握力练习。”

绿谷出久觉得他的母亲绿谷引子大概是在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了,在他的母亲面前,他的所思所想都会被一眼看穿,无所遁形,比如现在——

“那个孩子对你来说是很重要的人,难道不是这样吗?”

37.

现在是凌晨五点,深冬的天空还是漆黑一片,普通人在这时间应该还在梦乡。

但绿发出久却脚下生了风般地奔跑着穿过夜幕下寂静的街道,外套下的睡衣让偶尔擦肩而过的路人不禁侧目,他却毫不在意,刮过脸颊的冷冽的寒风更是无法阻挡他的脚步。

距离昨晚收到雄英的录取通知书已经过了一夜,可是绿谷出久只要一想到欧尔麦特的留下的话胸口炙热的情感还是如暖流般滚滚而出。

——‘我最近由于办理各种手续,所以一直没有联系你,总之,对不起!’

——‘关于你的入学考试,就算笔试成绩够了,实战测验0分的话……也是不可能合格的。’

——‘但是校方的着眼点绝非只在歼敌获得的分数上!毕竟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存在,排斥舍己救人的学生的英雄科呢!’

——‘面子工程!?那又如何!?赌上性命去实现这种「面子工程」不正是英雄们的工作吗!救助活动分数,而且采用审查评分制度!这便是我们雄英重视的另一项基础能力!’

——‘绿谷出久!你的救助活动分数是60分!也就是说你合格了!’

——‘顺带一提!三澄少女的救助活动柜分数是50分,再加上原本的46分,她取得了实战考试的最高分!虽然无法按上述成绩公布,但雄英决定给她颁发特等奖学金!’

——‘所以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来吧!绿谷少年!雄英就是你们的英雄学院!’

“真的是……太乱来了!”

在拆开通知书的瞬间有多绝望,得知自己合格的那一刻就有多喜悦。

短时间的大起大落让他过去一周隐忍着的情绪终于彻底决堤,面对影像最后欧尔麦特爆发出的耀眼的笑容和对他发出邀请的手掌,他很没形象地涕泪俱下。

看到这一幕的母亲也激动地捂住嘴,眼中渗出泪花,然后扑过来一把抱住了他。

“太好了出久……真是太好了……!”

“……嗯!”

他拼命用袖子擦着眼泪,咬紧牙关才没有痛哭出声。

第一次痛哭是在四岁被告知自己无个性的那年,所以今天算是第二次。

从小对英雄的憧憬,被告知无个性时的绝望。

从小对能够使用个性的同龄人的羡慕,梦想被一次次践踏时的难过。

被欧尔麦特认可并且选为继承人时的喜悦,和三澄一起约好考雄英时内心涌现出的坚定,十个月以来训练的艰辛,入学考试结束后技能测验一分未得的不甘,以及得知自己被录取后的庆幸——

过去的一幕幕在他眼前重现,在那之后就仿佛要把四岁以来累积的眼泪都流尽般,他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双手紧握录取通知书哽咽了很久。

回忆到此为止,绿谷边奔跑着边狠狠地抹了一把脸,他的脸上已经没有眼泪了。

就像欧尔麦特说得那样,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而且他现在要去见三澄,他可不想被三澄看到他流着眼泪时逊到爆的样子,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在三澄面前展示出的都是他充满男子汉气概的一面!

短信中和三澄约好了见面的地方是多古场海滨公园。

绿谷出久撑着膝盖在原地喘气时才发现三澄已经在了。

她抱着膝盖坐在沙滩上眺望着远方,披肩的栗发在皎洁的月光照耀下晕出柔和的光点,独自一人的背影看上去异常纤细脆弱,仿佛一不留神就会被漆黑的海面吞噬。

但是绿谷出久知道,他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深呼吸,整理好因为动摇而一时陷入恍惚的心情后他大声地喊出了她的名字。

“三澄同学!”

“啊!绿谷君!我在这里!”

然后迎着她盛满了自己身影的目光,大步跑向她的身边。

38.

两人漫步于寂静的海滩,浪潮声一阵扑过一阵。

群星浩瀚的夜空,仿佛触手可及。

“绿谷君你突然发短信给我约我在这里见面真的吓了我一跳。”

“对、对不起,因为三澄同学你突然回我短信一下子就安心了,所以……”

面对三澄的抱怨绿谷出久不好意思地挠了挠乱糟糟的后脑勺,有些不知所措。

收到录取通知书后他一夜辗转难眠,好不容易平复了激动的情绪结果凌晨就收到了三澄的回复的短信,一下子被双重喜悦冲昏了头脑的他想也没想就约三澄出来见面了。

事后他才觉得这么晚的确有些不妥,但他没想到三澄居然也同意了。

那他可以假设——三澄也很想和自己见面吗?

“而且——”

绿谷出久顿了顿,他鼓起勇气凝视着身边栗发少女注视着自己的绯红色的双眸。

“从小到大周围人都觉得我是不可能考上雄英,是不可能成为英雄的,只有三澄同学你一直在我身边鼓励我,支持我,所以现在合格了我想第一个和你分享这份喜悦!”

一口气说了很多,要是一年前绿谷出久是绝对无法想象自己会对女孩子说出这种话的,但是一年来和三澄的相处也让他多少改变了一些,至少和女孩子说话不会那么紧张了。

所以现在面对三澄他才能这么顺利地传达出自己一直以来的心情。

“绿谷君你真是太狡猾了,你都这么说了我怎么可能还会生气啊……”

两人又对视了片刻,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次率先移开视线的居然是三澄,不知道是不是朦胧的月光带来的错觉,她侧过脸,白皙小巧的耳垂上竟泛起了几分绯红。

“我、我也很高兴啦,能和绿谷君你一起考上雄英。”

在有些磕磕绊绊地回应他后不给他反应的时间,就像要逃离他专注的视线一样,三澄突然快步向前走去,他怔了怔,回过神来后赶紧追了上去,再次和她并肩前行。

两人在沙滩上深一脚浅一脚地留下脚印。

“就是这样一回事。”

在他的强烈要求下三澄还是向他说明了那天在考场上遭到敌袭的前后原委。

在他担忧的注视下,三澄露出了苦笑,“塚内警官他们告诉我,敌人好像是看上了我的个性,毕竟能操纵时间的个性很少见,而且那个个性使用多了好像会加重我身体的负荷,我已经答应根津校长除了遇到危险以外尽量减少使用控制时间的个性了。”

“怎么会这样……”

绿谷出久因为见到三澄而处于雀跃状态的大脑逐渐冷静下来,他双手紧紧地握拳。

虽然设想过很多种可能性,但他没想到会是这样,三澄要面对的可能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危险和沉重。

“但是我并不后悔出手救人。”

就在他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安慰三澄时,她却注视着自己的手掌继续开口了。

“虽然前几天一直很消沉但我想过了,首先如果敌人是因为我拥有的个性特殊才盯上我的话,那和救不救人没有关系,只要我使用个性迟早都是要被他们盯上的。”

顿了顿后,她将被潮风吹得有些缭乱的栗色发丝捋到耳后,虽然漆黑且一望无际的海面让人心生畏惧,但她眺望着远方的目光却毫不动摇,“而且如果因为担心敌人的接近就缩手缩脚,对所有需要帮助的人都视而不见,那我成为英雄还有什么意义!”

一瞬间漫天的星辰都仿佛在为她的决意做见证般,在她的清澈的眼底闪闪生辉。

“所以我不会输的,我会战斗到底的!”

“啊啊!我也会变强的!”

被三澄热血沸腾的宣言所感染,绿谷出久的胸口也变得灼热起来。

三澄说得没错,欧尔麦特也好,妈妈也好,三澄也好,就是在得到诸多帮助,他的人生才彻底改变了,他也要成为能够对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手,能值得被依靠的人!

但是在这之前——

“嗯,绿谷君确实说过,想成为能够微笑着拯救所有人的英雄呢。”

“但是在这之前,我想先成为三澄同学你的英雄!”

“诶!?”

面对栗发少女一瞬间充满了惊愕的双眼,绿谷出久无比认真地诉说着自己的决意。

那是在一周前目送三澄被警车接走时他就想说,却没能说出口的话。

“我会保护三澄同学的!”

在过去一年里,每当他觉得迷茫时都会找三澄诉说,每次对三澄倾诉过后,被她鼓励后他总能积极地调整心态继续前进,但正是三澄的这份坚强让他下意识地忽视了,其实三澄也只是一个面对危险时会害怕,面对挫折时会消沉的普通女孩子而已。

过去三澄为自己做的已经足够多了,现在轮到他来为她做些什么了!

更何况虽然自己总是口口声声地说着要成为英雄,但是如果连身边重要的人都保护不好的话那还算什么英雄!

月亮西沉,东方的天际露出鱼肚白。

静静地躺在胸口的护身符仿佛在灼烧着他的心脏。

绿谷出久把手放在胸前,在三澄讶异的注视下,再次宣誓似的大喊出声——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一定会保护三澄你的!”

——所以请依靠我吧,你并不是一个人。

在一时冲动但又不是一时冲动的宣言后,他有些紧张地等待着三澄的答复。

终于,在一片柔和的晨曦中,在波光粼粼的蔚蓝的大海前,绿谷出久看到栗发少女双手背在身后,好像花朵盛开一样脸上绽放了有些害羞却灿烂的笑容。

“我明白了,拜托你了,绿谷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桥豆麻袋在线阅读第五章

    他在身后叫住她。她是被这一声陌生礼貌的称谓“左小姐”留住了。她,是来工作的。“请问乔总还有什么要嘱咐,我一定全力配合。”“公司完全相信你的工作能力,是我们应该全力配合你,时间就按照你说的安排。明天会议结束后,如果左小姐有空,我们见个面。”屋里除了他低沉的声音,再无其他,风雨雷电不知何故全都停了。筱安

  • 重生之我是罗成在线阅读第七章

    到了星期一的早上,我又练了一夜武功,精神气爽地起床准备上学。老爸和妈妈一早起来,都以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老爸奇怪地问道:“儿子啊!你怎么变样了!你是不是我儿子啊?”我笑着回道:“我不是你儿子怎么会在这里啊?老爸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啊?”妈妈也说道:“儿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我好奇地问道:“我变什么样了?是

  • 应了谁劫在线阅读第二章

    美乐美酒吧外观看着比较精致,里面的大厅非常宽阔,震耳欲聋的声音让我非常地不适应。我从来没有到过这种地方,拉着景慧的手,在她耳边大声说,“我们走吧,这里我不喜欢。”景慧仿佛没有听见一样,拉着我走了进去。直到几杯酸酸甜甜的果酒下了肚,脑袋里昏昏乎乎地,我才安静下来,看着景慧和身边的男生有说有笑,时不时还

  • 异世邪才在线阅读主播?高仿?

    3.主播?高仿?当周武走了以后,王文才觉得自己可以正常呼吸,“不能再拖了啊!”她眯了眯眼,看着周武离去的背影,口中念念有词。“看来那件事要快一点提上日程了。”王文眉头微微皱起,心中这样想着。如果此时周武回头,就会看见王文正用着自己凶狠歹毒的目光狠狠地扫射着自己,就像是猎人看到了自己的猎物一般。“妈妈

  • 惹上恶总裁在线阅读第9节

    从楼梯上下来,邱峰面不改色的站在距离狼王七八米的地方,心里很清楚,这时只要不攻击狼王,狼王就一直处于守备状态,一旦攻击,狼王就立刻转为攻击状态。邱峰慢慢举起弓箭,二话不说,拉弓上箭,一支箭慢慢的凝聚在手中,但邱峰瞄准的目标并是狼王,而且狼王头顶上的水晶石。没错!这就是其他人所不知道的弊端,也正因为这

  • 港片之系统饶命在线阅读第3节

    谁吃调料包谁才是真·傻逼。及时制止了林清清的卖蠢行为,KK叹了口气,殷殷悲戚道:【我看你是不想修好我了。不修就不修吧,反正我启动了基础应急系统。以后虽然没什么大用,但是和你聊聊天、斗斗嘴还是可以的。】‘……’【而且吧,虽然我现在成了一台老年笔记本有点妨碍我无敌光脑5.0的名声,但是反过来想想,至少我

  • 名人字画真假局中局之单手迅速蒙住了她的眼(6)

    司徒胜集团,总裁办公室。“是吗?”在最后一份文件上签完字,一身沉黑色衬衣的司徒晔抬头,冷漠的瞥了冷严一眼,漆黑的眼底习惯挑起一抹鄙夷。冷严毕恭毕敬的弯腰,“是的,每一餐的饭菜都有吃,虽然吃的不多。”男人凉薄的唇邪肆的上翘,蓦地盖上钢笔帽。“啪!”的一声,金色钢笔正入笔筒。“你可以下班了。”修长的身躯

  • 豪门罪妻在线阅读第6章

    第六章瑟普斯深吸口气。他收回落在米诺斯脸上的视线,低下头默默的洗刷。换了是个成熟的男人这么跟他说,瑟普斯估计就直接被攻略了。本来就半弯不直的瑟普斯有点儿小忧桑,一旦开始弯了简直就是一发不可收拾,尤其是在被亡国之前,目之所及的地方都能看到散发着强烈雄性荷尔蒙,裸.露在外的肌肉坚实强壮的男人们。同时也一

  • 我不做替身了常洛阳

    “姬无幽,你来做什么?”常洛阳对着忽然而来的黑袍魔修说道。“天帝江山要我做一件事情。”说罢,姬无幽竟是推出团包裹着夭夭灵魂的魔气,随后单膝跪下对着宋夏说道:“夭夭公主无恙,还请城主见谅。”“江山!”宋夏眼里杀意更甚。桃红光芒再次暴涨四方空间尽是血腥战场。宋夏的确是天下第一。但这是在他硬顶着九九八十一

  • 未世醒龙传第八章在线阅读

    我爹是城主!所以我打你可以,你打我不行!多么嚣张的一句话,听起来也有点讽刺。苏亦文拳头紧握,鼻孔喘着粗气,他的脸上还有着五个清晰可见的手指印,此时的他,正处在快要爆发的边缘。要不是看到姬寒白手上被淡红色的光芒包裹着,他肯定已经冲上去了。堂堂苏家的嫡系子孙被人扇了脸,这传出去了苏家的脸面往哪搁。不过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