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棋魂同人光之亮之一叶荻(二)

2021/6/12 4:00:52 作者:原小闲 来源:17K小说网
棋魂同人光之亮
棋魂同人光之亮
作者:原小闲来源:17K小说网
佐为穿越千年,是为了让进藤光看到自己的棋,那进藤光的棋,又是为了谁而存在……

若是往前细算起来,第一次见到萧恪是在太乾十六年,平帝的万寿节时。那一年,平帝刚平定了西边柔然的战事,把大佑的版图拓展到了最西边的葱岭,朝野上下歌功颂德之声不绝于耳,翰林院开始修国史,著书立传的热潮席卷了整个紫禁城。

就这朝臣们额手相庆的宴酣间,陆青婵看见了平帝爷的五殿下,因着生母娴贵人的位份不高,九岁的萧恪和其余的皇子们坐在一起,也总显得有那么几分伶仃。

陆青婵刚背了千字文讨了个彩头,不光是慧肃太后喜欢她,那时候的毓贵妃还专门把她叫到身边来给她拿桂花乳酥吃,她接了点心没有回到母亲身边,而是趁人不备溜到了萧恪身边,踮起脚把桂花乳酥放进了他手心里。

孩子的心思简单,只觉得他看上去孤单,想让他看上去开心些。

萧恪却没有接这块点心,他说:“我是父皇的儿子,不受嗟来之食。”

张狂而偏执,守护着那几分岌岌可危,伶仃得让人发笑的自尊。

陆青婵抬起眼看向眼前的皇帝,昏晦迷朦的灯影下,他的半边脸都显得有几分疏离,眼前这张脸,似乎和十多年前那抿着嘴的少年重合,又分离。

灯花偶尔跃动一下,把陆青婵的影子投到素白的墙壁上,她没有绾发,身上的衣服还是白日里没有换下来的月白色褃子,他不说话,她便一直跪着,唇边噙着那抹淡笑,萧恪的目光便又落到了她的颈子上,陆青婵瘦得让人觉得有几分心惊,她低垂着螓首,脊椎的轮廓便根根清晰可见起来。

把她就此折断,让她碎在他的掌心里。

“我不管让你自戕到底是谁的主意,你若是死了,我便即刻赐死萧让,你父亲也发配宁古塔给披甲人为奴。”

萧恪是个清醒而自持的皇帝,这样的话说出口,他自己都觉得有那么几分恍惚,陆承望是兵部尚书,是朝堂上难得一见的诤臣,于江山社稷有功,哪怕陆青婵死了,在这时候,她的父亲也得像钉子一样,钉在乾清宫的金砖地上。

说这话的根源他不想深究。

他不想让陆青婵死,他又不愿意承认。

“皇嫂就留在昭仁殿安养吧。”他放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昭仁殿的门,这声音里带着几分压抑的克制,好像有什么莫名的情绪要呼之欲出。

门帘被有善从外头掀起来,簌簌的朔风裹挟着细碎的雪末灌了个满怀,陆青婵微微打了个寒战。这时候,便从外头走进来一个杏眼的丫头,穿着紫褐色的宁绸袄子,头发在脑后梳成一根辫子,清水脸不施脂粉,她把陆青婵从地上扶起来,看着陆青婵询问的目光,在她的面前给她蹲了个安。

“奴才子苓,请主子娘娘安。”

子苓是萧恪为陆青婵重新指派的奴才,半夏和逢雪去了哪,陆青婵也从来没有过问,虽然口不能言,她唇边向来含着三分笑,乖顺得让人能忽视她的喜怒。

她不知道皇上在她昏睡时的雷霆震怒,也不知道慎刑司门口的砖地上的鲜血用了多少桶水才冲干净。

有人把脾性露在外头,有人把性情藏在心里,让人不知道她到底是妥协还是反抗。

后来的一段时间,她和萧恪就这般相安无事地生活在这里,萧恪又像是从前那般把她忘了,再没有进过昭仁殿的门,陆青婵的嗓子一日一日地好了,可她平日里很少开口讲话,偶尔看书,偶尔便坐在窗边发呆。

子苓已经入宫十年了,论年岁比皇帝还要大一些,她垂着手看着坐在锦支窗下的陆青婵,只觉得她像个空壳子,静静的淡淡的,没什么表情,也没什么欲求。

离除夕一日又一日的近了,敦惠太后新丧,阖宫上下的节日气氛倒不似以往那么浓,可到底是新帝头一年除夕,无论如何也不能太轻率了去。

乾清宫里,萧恪把手中的奏折扔到地上,摁在桌面上的手攥得紧紧的,手背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方朔。把王为礼给朕拖出去砍了,让陆承望监斩!”

盛怒之下,他的眼睛里森然一片:“传话出去,再有一个人为老三说话,那便是落得同样下场!”

萧恪是从十五岁开始征战南北的,到如今已经有七年了,这七年间戎马倥偬,骨子里都透露出三分战意,男人天生就是喜欢掠夺的物种,唯有更强者才能有睥睨天下的本事。

他喝了两杯浓茶,可依旧压不掉心头的火气,他猛地站起身,大步向殿外走去,有善一溜烟地跟在他身后,萧恪淡淡说:“不用跟着了。”而后,径直向昭仁殿走去。

雪后初晴,雪化成了水,淅淅沥沥地从滴水檐上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时有时无地滚下来,滚到廊庑前头的砖地上,地面像是一个小水凼,含着那一汪水,映着紫禁城的蓝天白云,以及朱红的宫墙。

鼻腔里充盈的都是泥巴的土腥气,萧恪在昭仁殿外住了脚步。

家事国事填满了他每一日的时间,可在这繁杂巨万的每一日里,他总能想起他在乾西三所住过的日子。

娴贵人是在他十岁那年病逝的,她素来是个胆小的性子,在宫里不得罪人,自然也没什么恩情。在这浩浩然的紫禁城里,没了个把人,就像是水滴在湖里一样无声无息。

他同旁的皇子们一道在兆祥所里读书,旁的皇子们下了学有各宫的娘娘们派姑姑来把皇子们接回自己宫去,唯有他自己,一个人伶仃地回乾西三所。起初,他没有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萧条。

直到有一天,景阳宫的人来接三皇子下学,他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和见禧姑姑站在一起的年轻女郎,她年岁轻,只绾了个长辫子,辫梢簪了一朵芍药花。那时候正值莺飞草长的春日,杏花疏影映着赤红的宫墙,簌簌落花落在她的肩头,她像是脂粉堆里捧出的娇娇人,一双莹然的眼里藏着千顷秋波。

陆青婵。

不用人说,萧恪着心底就念出了这个名字,离上次见她已经过了五年,当年那个圆脸讨喜的女娃,如今已经出落亭亭。

花影横斜间,她也看见了他,陆青婵对着他蹲了个万福:“早起时下了春雨,路上湿滑,五殿下慢走。”

他淡淡嗯了一声,说了句:“伊立。”

走出老远,他回头看去,那颗乌桕树下陆青婵正在对萧让说话,萧让走得急额上出了薄汗,她就把手上的帕子递了出去。

陆家的女郎早晚是要嫁给三殿下的。

帝王的宫闱里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的,就连那龙床之下,都有敬事房的人跪等,更遑论这个跟在萧让身边的女郎。

有些人有些事是不可肖想的,比如说正大光明匾额后的御诏,再比如说不属于他的女人。

滴水檐下立着子苓,她跪下给他叩首。

院子里放着白瓷的大缸,里头的锦鲤游得欢畅,萧恪在门口略站了片刻,终于问:“她怎么样了?”

“回主子,娘娘已经能开口了,只是平日里不大爱讲话,有时候会坐在窗边愣神。”

有善已经替萧恪推开了门,陆青婵正站在窗边,她脖子上的青紫瘀痕已经淡了,带着几分发绛的红,她无声的给他行万福礼,再抬起头,嘴边又是那一抹熟悉的笑,朗月清风,像是一个极好的天气。

萧恪不喜欢这个笑,在一边的黄花梨太师椅上坐好,子苓给他端了一盏六合茶。他看了她良久,抿平了嘴角淡淡说:“伊立。”

她便果然顺从地站了起来。

屋子里没有燃香料,只有果子的甜香四散在空气里,昭仁殿里盘了地龙,屋子正中也摆着炭盆,可偏就让人觉得这屋子里冷清,不单有冷清,还有几分空庭锁清秋的萧条,萧恪有点后悔来到这了。

萧让被废黜后,陆青婵有两个去处,要么是跟他一起关在宗人府,要么便是搬去平山寺和没有子嗣的太妃们作伴。这些去处都不好,萧恪便自作主张给她谋了一个更好的去处。

现在看来,好像遑论在哪,都不过是殊途同归。

可也说来奇怪,就这么一个伶仃的女人,守着这孤单的宫殿,偏让他觉得自己那颗左奔右突的心静了几分。

“已经到了年下,过了除夕之后,皇嫂可有什么打算?”

陆青婵轻轻眨了眨眼睛,她的睫毛浓密而纤细,像是蝴蝶掀动的翅膀,萧恪看着她,她平声说:“我想去平山寺。”

这个女人能让他静心,也能在一瞬间挑起他的怒火。

一声碎瓷声,那个官窑的青釉白瓷杯盏便在萧恪的手中碎裂开,滚烫的茶汤顺着他的手掌淌落,碎瓷割破了皇帝的手指,殷红并着浅碧的茶汤,落在金砖地上,带着三分血腥气。

奴才们哗啦啦地跪了一地,陆青婵也跟着跪了下来,皇上站起身走到她面前,陆青婵能看见视线之内那双黑缎面用金线绣龙纹的靴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惹上恶总裁在线阅读第9节

    从楼梯上下来,邱峰面不改色的站在距离狼王七八米的地方,心里很清楚,这时只要不攻击狼王,狼王就一直处于守备状态,一旦攻击,狼王就立刻转为攻击状态。邱峰慢慢举起弓箭,二话不说,拉弓上箭,一支箭慢慢的凝聚在手中,但邱峰瞄准的目标并是狼王,而且狼王头顶上的水晶石。没错!这就是其他人所不知道的弊端,也正因为这

  • 港片之系统饶命在线阅读第3节

    谁吃调料包谁才是真·傻逼。及时制止了林清清的卖蠢行为,KK叹了口气,殷殷悲戚道:【我看你是不想修好我了。不修就不修吧,反正我启动了基础应急系统。以后虽然没什么大用,但是和你聊聊天、斗斗嘴还是可以的。】‘……’【而且吧,虽然我现在成了一台老年笔记本有点妨碍我无敌光脑5.0的名声,但是反过来想想,至少我

  • 名人字画真假局中局之单手迅速蒙住了她的眼(6)

    司徒胜集团,总裁办公室。“是吗?”在最后一份文件上签完字,一身沉黑色衬衣的司徒晔抬头,冷漠的瞥了冷严一眼,漆黑的眼底习惯挑起一抹鄙夷。冷严毕恭毕敬的弯腰,“是的,每一餐的饭菜都有吃,虽然吃的不多。”男人凉薄的唇邪肆的上翘,蓦地盖上钢笔帽。“啪!”的一声,金色钢笔正入笔筒。“你可以下班了。”修长的身躯

  • 豪门罪妻在线阅读第6章

    第六章瑟普斯深吸口气。他收回落在米诺斯脸上的视线,低下头默默的洗刷。换了是个成熟的男人这么跟他说,瑟普斯估计就直接被攻略了。本来就半弯不直的瑟普斯有点儿小忧桑,一旦开始弯了简直就是一发不可收拾,尤其是在被亡国之前,目之所及的地方都能看到散发着强烈雄性荷尔蒙,裸.露在外的肌肉坚实强壮的男人们。同时也一

  • 我不做替身了常洛阳

    “姬无幽,你来做什么?”常洛阳对着忽然而来的黑袍魔修说道。“天帝江山要我做一件事情。”说罢,姬无幽竟是推出团包裹着夭夭灵魂的魔气,随后单膝跪下对着宋夏说道:“夭夭公主无恙,还请城主见谅。”“江山!”宋夏眼里杀意更甚。桃红光芒再次暴涨四方空间尽是血腥战场。宋夏的确是天下第一。但这是在他硬顶着九九八十一

  • 未世醒龙传第八章在线阅读

    我爹是城主!所以我打你可以,你打我不行!多么嚣张的一句话,听起来也有点讽刺。苏亦文拳头紧握,鼻孔喘着粗气,他的脸上还有着五个清晰可见的手指印,此时的他,正处在快要爆发的边缘。要不是看到姬寒白手上被淡红色的光芒包裹着,他肯定已经冲上去了。堂堂苏家的嫡系子孙被人扇了脸,这传出去了苏家的脸面往哪搁。不过现

  • 崩坏中的求生者登录新世界克拉伊咖那岛!【求收藏,求鲜花,求评价,求打赏!】

    不多时,在门口处一个黑色的圆点缓缓撕裂空间,犹如一张怪异狰狞的妖兽嘴/巴在一点一点的张开,紧接着,一道白色的人影从其中渐渐清晰,乌尔奇奥拉面无表情的从其中走了出来,回到了店里。当叶权看到乌尔奇奥拉出现在门口时,正想热情打招呼的时候,脑中响起了系统的警报!“叶总!你身为未来的商业大帝,对员工一定要有威

  • 天庭今日头条在线阅读【007】:父母欣慰,公司组建完成!(求鲜花,求评价票!)

    这一次的阵势,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或许是这些年,疯狂改变网络ip,然后还全部是垃圾的原因,导致书迷们迫切的希望可以看到一个心满意足的作品。故此这一次的请愿事件,搞得浩浩荡荡的,甚至还霸占了热搜榜。而且这还是才刚刚开始发力呢,因为达人秀才刚刚播出半天的时间。单单就是这样的反应,就吸引了起阅中文网背后的存

  • [全职高手+恋与]从零开始的异世界游戏竞技在线阅读第二节

    正文:“哥,我撑不住了。”一个约莫14岁的少年在练功房里用双手吊在天花板的挂手上,明明是冬天,却满脸的汗水。而一旁地上正在打坐的16岁少年睁开眼面无表情瞥了他一眼,随即又闭上眼:“继续。”“子焰哥哥。”忽然一女声从门外传来,一个稚嫩的小脸从门外探了进来:“嘿嘿,没有打扰到你们吧。”“玲玲妹妹!你怎么

  • 全靠妹妹养着我之天仙(8)

    混沌。紫霄宫。鸿钧道人目光跨过多元宇宙,看向洪荒世界。“得了道友机缘的人族小友已经回来了吗……看样子,身上沾染了异世界的气息,被天道认定为入侵的域外神魔了啊。”“我们这个世界,是宽容的,包容的,是友好接纳一切事物的,这种狭隘的想法,以后还是不要出现了。”洪荒大世界。原本悬在苍穹的审判之枪,那浓郁的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