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EXO)如果没有我事定

2021/6/12 2:50:15 作者:南烟白 来源:晋江文学城
(EXO)如果没有我
(EXO)如果没有我
作者:南烟白来源:晋江文学城
exo繁星文回到过去实体书购买地址如下,内附特别番外四小篇,外加平行时空中繁星番外~虽然现在的他们看上去毫无交集,但曾经的感情不会就此磨灭,谨以此书献给那年给予我心动的繁星ps:这次的封面和书签是我自己做哒哦~→灿白文平行时空实体书购买地址内含六篇番外淘宝地址主要是写小桃子的其他人都是配角……如果存在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里也有一个叫黄子韬的人而那个黄子韬却没有成为明星只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已经成为巨星的小桃子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那个人的身上这样……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因为最近没时间所以

第八章

寒向荣跟着父兄一路进了前厅,夏南星自带着媳妇闺女自往后院而去。原本她还想去思萱堂见一见夏芍药,只领路的丫环将她们径自引到了后院花厅,“今儿来了好多太太奶奶,老爷一早就盼着姑太太来,想让姑太太帮着招呼客人呢。”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她也只有跟着丫环往花厅去了。

一路之上,但见夏府各处都摆着鲜妍的芍药花,挂着红绸红灯笼,将整个夏府都映照的亮如白昼,就连丫环也是穿红着绯,收拾的十分喜庆。眼前鲜花着锦,富贵如云,偏生与她家没有半点关系,每想起这些,夏南星心中都有椎心之痛。

好好一桩喜事,愣是错过了。

夏家花厅里来的太太奶奶们倒有泰半她不认识,这些都是与夏家身份相当的人家,是她出嫁之后,这些年夏南天发展的人脉。

只不过对方一听这是夏家姑太太,自然也寒喧几句,搭几句闲话。

到了吉时,听说新郎倌已经迎进了门,前院鞭炮声响,却是准备拜堂了。一众女眷虽坐着,不曾去前厅凑热闹,也谈论几句这来历不明的新郎倌:“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郎君,恁般有福气。”

夏芍药的能干是出了名的,人又生的花容月貌,若非夏老爷在被生意伙伴问起女儿婚事,一早就放言夏家是要招赘来继承家业的,恐怕夏家门槛都要被踩破了。

耳边听着这些太太奶奶们的话,夏南星止不住的担心儿子,见到夏芍药与别人成亲,也不知道心里得多难受呢。

************************

果然知子莫若母,自夏景行骑马到得夏家老宅,下马踩着红毯进门,寒向荣的目光就一直紧盯着他,就想瞅一瞅他有何不同,竟然教夏芍药弃他于不顾,另嫁他人。

经过这些日子的调养,夏景行的身体缓了过来,人也圆润不少,衣衫穿在身上不再空空荡荡。他今日身着大红喜袍,肩宽腿长,眼眸深邃如碧波寒潭,波澜不兴,又因着神色间带些疏离漠然,竟然是少见的英俊出众。

满堂宾客里未尝没有想要看看夏家女婿是何等样人的心思。这么着急忙慌的办喜事,谁知道新郎倌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拉出来,上不得台面的穷小子。

甫一打照面,就连前来喝喜酒的何大郎都忍不住与吴家三郎啧啧叹息:“夏家这是打哪儿挖出来的,我原还想着那般人才招赘可惜了,这么瞧着竟然也相配呢。”

吴三郎长日与他厮混,忍不住低声调笑:“你别是惦记着夏家姑娘吧?从今往后可是没机会了。”

何大郎想起夏芍药欺霜赛雪一张精致面孔来,又是个呛口的,就忍不住心里痒痒,瞪一眼吴三郎,“休得胡说。”自己倒撑不住笑了。

不巧寒向荣恰立在他们身边,听得这两人戏语,再瞧瞧缓步从容而来的夏景行,又有喜娘引了身着嫁衣,盖着盖头的夏芍药从内宅而来,两个喜庆人儿渐走到了一处,沿着红毯到得堂前,心里顿如吞了千万把钢针,真是一颗心也要被扎碎扎烂了,却还只能忍着,不言不动。只怕动一动便要忍不住冲到堂前去,扯着夏芍药的手儿不让她拜堂。

赞者高声唱和,夏芍药视线只在方寸之间,与夏景行齐齐跪拜。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礼成!”

这声音听在寒向荣耳里,直如催命符咒一般,让他摇摇欲坠。但各执了红绸一端的夏芍药与夏景行却浑然不知。

夏芍药这些日子眼见得老父气色一日好过一日,早觉得自己这决定无比正确,不管夏景行芯子里如何,就冲着夏南天的身子因着这喜事而渐渐松快起来,她内心里对夏景行也是带了三分感激的。

这会儿堂上宾客各自交头耳语,夏南天被人抬到了高堂之上,看着女儿窈窕身影缓缓一拜再拜,只觉多日愁绪得解,喜笑颜开,身上也多了几分力气,还与下首坐着观礼的宾客笑着打招呼。

拜完了堂,自有喜娘与丫环扶着新人入洞房。

新人各牵了红绸的一端往新房里去,夏南天耳边皆是吉利话儿,他撑着一口气儿,与同行旧友寒喧,目光掠过满堂宾客,忽瞧见寒向荣难看的脸色,便嘱咐身边侍候的小厮,多盯着他些,免得他闹将起来。

两个孩子自小感情融洽,若不是寒家一意孤行,他对寒向荣一向视如己出的,就为着这外甥自小迁就夏芍药。

新人一路到得新房,那些之前在花厅里坐着的太太奶奶们都涌向了新房。夏南星可算是见着了夏景行。

她原想着,只要新郎倌生的差些,上不得台面,比之她家荣哥儿差的远了,夏芍药思及旧情,日子自然过不好。到时候能过成什么样儿,还不一定呢。

哪知道才打了个照面,倒让她吃了一惊,以她偏袒儿子的心理来说,这新郎倌比之她家荣哥儿,竟然也不差着什么,个头竟然还要比荣哥儿高上许多,却是个十分齐整的儿郎。

夏景行可不认识这位姑太太。

新人坐床,揭了盖头,他低头去瞧,新娘子毫无羞怯之意,倒好似闷在这盖头里有些气闷,竟然悄悄长出了一口气,这模样倒引的夏景行唇角微弯,眸中难得的有了几分喜意。

一众太太奶奶顿时纷纷赞新娘子漂亮,请来的坐床童子胆儿也大,竟然往夏芍药身上去猴,嘴里还嚷嚷着:“漂亮的新娘子。娘,我长大了也要娶这么漂亮的新娘子。”却是吴家大郎四岁的儿子,还不知羞的年纪。

吴家大奶奶今日也随着婆母前来喝喜酒,却是个脸团团的圆润妇人,笑起来颇为亲切,摸着儿子的头直发愁:“这么漂亮的新娘子,娘从哪儿给你寻一个去?你这不是为难娘吗?”倒引的房里太太奶奶们直乐。

独夏南星面色有几分难看。

眼前这富贵锦绣,原本应该是她家儿子的。

待得宴开,新房里的太太奶奶们都要去花厅坐席,夏南生婆媳闺女自然也要去,寒向蓝目光却直往妆台上夏芍药的首饰匣子上去瞄。

夏芍药房里的丫环们都知道她有这个毛病,每次来都要去瞧一瞧夏芍药的首饰匣子,不知道把多少好东西给拿走了。

以往丫环们还想着,现在是表姐妹,以后便是姑嫂,对寒向蓝多有相让之意。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夏芍药房里大丫头除了素娥妥帖周全,秋碧是个疏旷不甚计较的性子,丁香小意周全,榴花却最是个快言快语,火热的性子。

旁人能忍,她最忍不得,立时便笑着过去,挡住了寒向蓝依依不舍纠缠在夏芍药首饰盒上的目光,还要当着所有太太奶奶的面笑道:“表姑娘不去吃酒吗?”

寒向蓝眉毛都竖了起来,气哼哼跟着夏南星与大嫂刘氏往花厅去吃酒,半道上还要向其母小声告状:“娘,你瞧表姐的丫环,平日我来了,巴结都巴结不及。这会儿就开始把我当贼一般防了起来。”到底还知道顾忌着在场的太太奶奶们,音量倒小。

夏南星犹如吞了一嘴的黄莲,苦不堪言,哪里还说的出别的话来。

闺女不明白,她却明白,夏芍药房里丫环的态度是因何而改变。以前夏芍药的衣衫首饰随便寒向蓝穿戴,但以后恐怕就没这么便宜的事了。

她拍拍自家闺女的手,权做安慰。

前脚新房里的太太奶奶们去了,后脚榴花就开始叮嘱丁香:“以后你可看好了姑娘的首饰盒子,再别让表姑娘来随便挑拣。姑爷进了门,咱们以后只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就好。”像以前那样在寒向蓝面前小意周全,就怕得罪了她,免得让夏芍药与寒向荣离心的事情再不会有了。

她唠叨几句,见丁香全然没有回应,顿时气急:“你倒是说话呀?!真是个锥子扎过来也不急的性子。”见丁香频频点头,倒引的她笑了,还长出了一口气:“怎么我倒觉得轻松不少呢?”结了这门亲,与寒家人势必要远着些了,不必再对着寒向蓝陪笑脸,她倒觉得轻松不少。

榴花此言,在场的其余三个丫环未尝没有这种想法。

只素娥到底虑事周全,听得这话便作势要抽榴花:“瞎说什么呢?”到底是怕夏芍药面上下不去。

寒家人再不好,那也是她的亲姑姑。

却不知经夏寒两家结亲不成,这事儿在夏芍药心里,再不肯念寒家人一丝丝好的。

“我也肚子饿了,快去弄一桌清淡的菜来吃。”

夏芍药才不理会丫环们对寒家的想法呢。她连自己都未尝不是这样想,又如何会阻止丫环们。

等到丁香与秋碧去厨下提了一桌清淡的菜来,一字儿摆开,她毫无顾忌开吃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感叹:“还是留在自己家里舒服。”若是嫁出去,就算是嫁到了亲姑姑家去,那也没这么自在的。

素娥替她布了一勺子小巧的珍珠鱼丸,闻言立笑:“那可不。”

新房里摆开了席面,整个夏家大宅子里的喜宴才刚刚开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良校草的孤傲女神在线阅读第4章

    六月初八,流云山庄和晋王府都一片张灯结彩。云城的街道早就被严查,今日晋王为其子宁南世子迎娶世子妃,当今皇上和前长公主亲临,给足了晋王面子。整个云城的百姓沉浸在一片欢庆和喜悦中。要知道,他们可是沾了晋王的光,云城虽距京城不远,可从未听闻有皇帝亲临过,如果运气好,他们还可面见天颜,那是多大的福气?迎亲的

  • 至我们在首尔的青春岁月在线阅读第9节

    “小姐,你没事吧!”坤子走近缩在角落差点遭遇不幸的女子说道。“没…没事!”那个被叫做龙儿的女子说道,声音极为好听,“多谢先生相救。”女子理了理身前被撕碎了一小块的衣裳,抬起头看向坤子。在四目相遇的一刻坤子愣住了,那是一张多么漂亮的脸啊!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随风飘舞着,两只不大不小的眼睛灵气逼人,鼻梁细

  • 我吃掉了整个地球在线阅读第8节

    “你们……”“嘘……”小天向她做了一个手势,“你放心,他现在看不到我们,就让他在这里自己玩儿吧,我们现在就带你出去。”女孩将信将疑地跟着两人向外走去,而那个沈飞却真的像是没有看到一样,还是自己在那里狂跳,甚至不停地用自己的身体都碰撞着房间里的一切,尤其是下半部分……小天临走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冷冷哼了

  • 美人在何方在线阅读第4节

    “你还有脸回来,昨晚上你去哪里了?!”一见到宋暖,褚俊轩的母亲江文燕就重重拍一下桌子,大声道,“竟然出去偷吃,宋家真是好教养!我们褚家是有头有脸的世家,岂容你这般败坏名声!你既然嫁进来,就是褚家的人,来人,上家法!”“等下。”宋暖不卑不亢,“在请所谓的家法之前,我应该还有申诉的权利吧?”“你还有话要

  • 我在大学修仙在线阅读第3节

    唐墨时的动作太猛,夏凉只觉得自己脊背撞的生疼,她惊醒回神,手脚并用地去推身前的男人,“唐墨时!你这是做什么?”“我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你不就希望我对你这样吗?!”大力的抓住她乱推的手,唐墨时用身体压制着她,扑在她脖颈处的气息逐渐沉重灼热,“怎么?勾引我不成功,连闺蜜都利用上了?”他沉冷的盯着不知所

  • 我老婆是东方淮竹之意外的亲事(2)

    她自问杨昭君没一处地方是比得上自己的,就因为是个嫡女,自己就这么一直被她踩在脚下。她不甘,况且,苏三公子是江南才子之首,杨昭君那个无才无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配得上苏三公子!但是,这里没有她说话的资格,她只能揉着自己手里的手帕,紧咬着自己的下唇。“爹爹,姐姐恐是还没睡醒。”杨若柳出声提醒,但意却在告诉

  • 一切从超神学院开始在线阅读第10章

    尚戚不想让宁初心你与自己之间有任何的隔阂,所以主动找宁初心谈一谈.“初心,我有话想跟你说,尚戚跟宁初心说,语气中还是有些担忧.“恩,宁初心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宁初心能够猜测到,好像是跟刚才女佣们讨论的事情有关系.宁初心能够看出来这件事情应该很糟糕,尚戚眼中有些不安.两个人到了宁初心的房间,都坐下来

  • 世界树之二次元管理者之旧事重提(7)

    “什么意思?就是一直跟他讲话他就会醒过来吗?”沈奕可眼睛一亮似乎看到了一丝的希望。“也可以这么说吧!我曾经看到这样的一个案例,在美国有一个人因为车祸伤到了大脑,一直属于重度昏迷的情况,其他的生命特征都是正常的,可是就是一直醒不过来,连他的主治医生都找不出到底问题出现在哪里,渐渐地,许多的人都放弃了,

  • 学霸大魔王之第二章

    “银杉,我不是叫你不要到这里来的吗?哥哥练好了自己就会回去的。”卓天凡笑着抱起面前的小姑娘,小女孩脸蛋红扑扑的,扎两个羊角辫,很是可爱。“哥哥,七叔急着找你,似乎有急事呢。”卓银杉兴冲冲道:“而且,人家也想看看哥哥。”七叔就是把卓天凡和卓银杉捡回家的老者,不过就是傲雪山庄的一个老铁匠,傲雪山庄的一个

  • 人道轮回之结束遇见开始2

    简凌易看林天星一副受打击要晕过去的样子,又不断地蹂躏自己的脸.微笑解释道:“他是我哥,简凌风.我简凌易.我们是双胞胎.你还活着,眼睛也正常.“是你救了我.本想着求证的,但却是肯定的态度.看了眼简凌易,再对上简凌风打量的目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甚至身高都几乎不差.可仅仅是看着,竟能感觉到他们的不同,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