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艾格纳斯的巫师在线阅读第3节

2021/6/12 2:24:46 作者:蠢蠢的诺亚 来源:纵横中文网
艾格纳斯的巫师
艾格纳斯的巫师
作者:蠢蠢的诺亚来源:纵横中文网
莫格尔圣光教政变大动乱时期,掌管诺泽格一片通讯不发达荒郊的青年军官岗风被好友委婉但稀里糊涂的救离了这吃人的莫格尔,可不幸途中遭遇海难,好友遇难身亡独自一人无依无靠,异地乘船而来的他漂浮至因莫格尔圣光教廷捣鬼两国关系紧张的邻国尼端斯,也从而遇到了几户改变一生的重要女人..哦不女性卡莉斯塔。可这来自彼岸的诺泽格小军官沦为乞丐,又怎样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别国生存下去?***《艾格纳斯的巫师》读者群:515855385!欢迎加入!

蓁蓁是算着时间进去的,原打算一切依计行事,不料她推门而进,入眼所见的却是长歌躺在地上,时陌抱着她,鲜血自她的唇角像开了闸似的汩汩流出。

蓁蓁瞬间就明白了一切,白着脸仓皇奔去:“娘娘!为什么……”

还未靠近长歌,便被一双冰凉如鬼魅的手扣住了咽喉命脉。

“把解药交出来!”男人的嗓音丝丝阴沉,带着刻骨杀意。

世人都说当今的陛下惊世容颜,温润如玉,可能正是因为性格太过温和,才会被妖妃死死拿捏,揉扁搓圆,予取予求。

但他们之所以这样认为,只是因为这位帝王藏得太深,从来没有人能真正将他看透。

“没有解药……这是二公子给的毒药……他怕娘娘心软舍不得让你死,根本就没有给我们解药……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喝下的毒酒……她怎么能……二公子说好了,今夜连夜来接她,明日一早就能到……这么多年了,她们兄妹生离死别这么多年……她怎能连二公子最后一面都不见……”

长歌艰难地去握时陌的手:“放了她……是方才秦时月进来,我趁着他们打斗时喝下的……我怕你发现,怕你舍不得我,一直在强撑……时陌,我好痛……我真的,真的撑不住了……”

时陌立刻松了手,反手紧紧将长歌抱进怀里,用力到仿佛稍微一个放松,他就真的要永远失去她。

他恸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刚才,问我今天是什么日子……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了。这么多年,我知道的,你一心一意只想等我一颗真心……为了要我这颗心,你拿了你的江山来换,现在,你还要拿你的命来换……这些我其实都懂……“

“可惜我们之间隔着太多人的鲜血……只要我还活着,我就注定只能负你……”

她深深地凝着他,无力地抬起手:“我这一生,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却独独负了你……”

她说到此处,眼睛里涌出大片的眼泪,她却笑了,她柔声对他道:“今天,就是我把心交给你的日子啊……”

时陌用力握住她的手,发狠地拒绝,咬牙切齿:“不!我不要你的心!你这个妖妃,我要你的人就够了!朕命令你,给朕好好活着!我现在就带你去找慕云岚拿解药!”

说时,已将她抱起,往外奔去。长臂一伸,一旁的银狐裘隔空被他吸去,迅速而小心地将她裹住。

门外他的贴身护卫欲跟上,被他挥退,那两人忠心,似乎正想谏言几句,时陌此时心急如焚理智全无,头也不回便毫不留情地往后挥出几支银针,下手毒辣。

待两名护卫死里逃生,时陌已抱着长歌飞身上了汗血宝马,两人一马如箭离弦,眨眼已消失在茫茫雪原。

夜半的雪下得铺天盖地,朔风凛凛呼啸而来,风雪打在人脸上又寒又刺,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睛。时陌将长歌稳稳藏在自己怀里,自己却因为策马狂奔,连束发的玉冠也不知何时掉落,长发披散,逆风飞扬,一如他此刻如煎如熬无法将息的内心,在无边暗夜里,可怜又可怖。

“没用的……”她的声音淹没在风雪里。

他箍在她腰间的长臂如铁,她全无力气挣扎。她艰难地抬头,只见到他死死绷紧的下颌,白得毫无血色,她几乎都认不出他了。她这一生,自十六岁嫁给他,十五年,他一向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样子。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仓惶恐惧,这样的他,仿佛是垂死的困兽,遍体鳞伤慌不择路地挣扎,可怜而卑微地去求一线生机。

“时陌,你从来都不自欺欺人的啊……”长歌艰难地去拉他胸前的衣襟。

“乖,别说话。相信我,我能救你!”时陌一手紧紧握住她的手,分神去吻她的发鬓,“你的侍女说慕云岚会星夜启程,那想来此时已经在路上,说不定过了前面的树林,不,说不定就在前面的林子里,我们就能遇见了。”

他何曾如此卑微无力,自欺欺人?

长歌哭道:“是我不想活啊……我此生,只要还活着,就注定无法爱你,可我……想爱你啊……时陌,你不懂吗?”

我想爱你啊……

她的悲泣低喃仿佛一把利刃,时陌只觉被当胸穿过,霎时鲜血淋漓,痛不欲生。

长歌这时忽地用力推了他一把,他这一失神,手上松了力气,长歌就滚下了马。

时陌猛然醒觉,立刻飞身而出,一把将她紧紧抱进怀里,自己垫在她身下,两人一起跌进雪地里。

“怎么样……”

时陌抱着她坐起,才发现雪地里全是血,长歌的血,已经由红色变成了黑色,他猛地噤声,满是血丝的眼眶终于模糊地落下一行泪来。

来不及了,他真的救不了她。

他这一生,如今已快要到不惑之年了。他从出生时的万千圣宠,到后来的冷落凋敝,到远赴西夏为质,再到君临天下万人之上,而后到江山断送……世人都以为他这一生实在是大起大落,其实他从不觉得有起有落。一切都不过在他的掌握,一步步走来,都只是水到渠成罢了。

只有两件事,两个人,脱离了他的掌控。

母亲和她。

自他有记忆以来,除了母亲死去那一夜流过眼泪,这是他第二次流泪。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他都留不住。

长歌躺在他怀里,艰难地举起手,去碰他的脸。

他低下头,绝望地握住她的手贴在自己脸上。

他哽咽道:“长歌,我宁愿你一辈子都不爱我。”

“这很难啊……”长歌用力地睁大眼睛,带着贪恋和不舍,仿佛是要将他最后的模样执着地记在心里,“嫁给你这么一个男人……陪你十五年……懂得了你所有的好,你所有的不容易……真的,很难不爱上你啊。”

男人用力抱住她,胡乱地亲吻她的耳垂,无措而恐惧。

长歌在他怀中,她的眼皮愈渐沉重,她缓缓阖上眸子,轻声交代:“我给裴宗元留了一个锦囊,若你要夺回帝都,他会为你粉身碎骨……时陌,这是我这一生,作为你的妻子,送给你唯一的礼物……可惜,也只能在我死后……我知道,我哥哥虽然很厉害,但他,他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只要我不绊住你,这江山,你可以兵不血刃夺回……”

乌黑的血不受控制地从她口中汩汩涌出,时陌手忙脚乱地替她擦拭。她一身红装不大显色,他一身白衣却被染得触目惊心。她的声音逐渐微弱,只能痛苦地往他耳边凑去,时陌流着泪,主动俯身到她耳边,听她道:“时陌,时陌……我死前是你皇室一族的仇人,亲手亡了你的国,我死后,就只是你的妻子了……我帮你夺回江山,你可以原谅我吗?”

最后一字落下,他手中的躯体蓦地一沉。他闭上眼,将怀中再无生气的身子死死抱住。

刹那之间,万念俱灰。

他在她耳边喃喃道:“可是,我从来就不曾怪过你啊,要如何原谅你?”

“你从来不曾负我,一切都是我自己心甘情愿。”

……

千里快马自雪林深处疾驰而来的声音由远及近,慕云岚月夜赶来,一人一马,身无长物,唯有怀里揣着一瓶解药,带着心中难以言喻的可怕预感。

再快一点。惟愿,再快一点。

他看到远方似乎是个人,风雪肆无忌惮砸在他身上,已埋过他半个身子,他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当距离靠近,借着微弱的晨曦,他终于看清那人是谁,和他怀中紧紧抱着不愿放手的那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时,慕云岚心中不好的预感终于得到证实。

刹那间有什么如海啸般,灭顶而来。

慕云岚从马上滚了下来。

连滚带爬地,他一步步爬过去,惶恐地去抓那女子的手。

触手,只剩下一片冷硬。

……

“长歌……”

“长歌……”

“长歌,醒醒……”

长歌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朦朦胧胧,昏昏沉沉,仿佛身处云雾深处,不知是真是幻。

“不行,不能再如此昏睡下去了。分明高烧已退,人却昏昏沉沉醒不过来……这破落小镇一群庸医毫不堪用!军医呢?军医究竟何时能到?”

“二公子莫急,世子飞鸽传书说会亲自带军医过来,快马加鞭日夜兼程,想来今夜便能到了。”

“如何不急,父亲命我护送长歌回京,不想途经这归来郡她就病倒,无端昏睡了三天三夜,人事不知。若是有个万一,我如何向父兄交代?”

耳边男子的声音分明清润,却因为焦急而显暴躁。

声音入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长歌猛地睁开眼睛。

入眼,是灰蓝色的粗布帐顶,不知原来就是这般陈旧黯淡的颜色,还是浆洗得褪去了最初的鲜亮。

长歌怔忡地眨了眨眼睛,一时竟想不起来自己身在何处。

床边躁动不安的清俊男子还未发现她已经醒来,却是男子身边娇俏的十四五岁妙龄女子最先察觉,她梳着双环髻,身穿鲜亮的碧色袄裙,一双杏眸里满是惊喜:“二公子,姑娘醒了!姑娘醒了!”

男子闻声,猛地转头。

四目相对,男子惊喜莫名,长歌眼中却倏地涌出一行绵长的清泪。

“二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界之守护瓦罗兰第1章在线阅读

    静谧的庭院,微风中传来淡淡花的气息,萦绕在庭院周围的白色蔷薇恣意绽放,风裹挟花瓣四处飘散。庭院中坐在地板上的数人,仿佛将夜晚点亮,如同梦一般的耀眼存在,每个人都拥有着极其出色的外貌,以及远远超脱常人的独特气质。金发碧眼的王伸出手,抓住了一片掉落的花瓣,凝望着花瓣的脉络,他有着温柔的笑容,碧绿的眼眸似

  • 赦大老爷在红楼告别初吻

    “知道了!以后不用就是了!”南宫木赔笑的回答。“你还有那脸?主意那么正、再有下次我不会帮你!”说完把南宫木腿上的针全部拿掉,又把南宫木的双腿放在冰桶里,只见冰桶里原本透明的水慢慢变成粉色,然后变成红色,这是南宫木腿上渗出的血。“就这样,五分钟后拿出来,我先去老师那里给你请假!今晚回去找爸爸给你弄个药

  • 网游之偷钱大佬之中二病的死神!

    此时直播间里,一片血红,没有任何画面,有的只是铺天盖地的弹幕,铺天盖地的弹幕在不断的刷新。“6666,死神又要开始直播了,羡慕有这种能力的人。”“最近到底是怎么了,各种奇怪的人出现,我昨天陪女朋友在步行街逛街的时候,竟然看到了两个人在屋顶打斗,而且还尼玛是附带特效那种!”“我感觉现在越来越乱了,社会

  • 夫君,说好的和离呢!之滴滴男友已为您接单(1)

    “哎呦我靠,这也太疼了,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了,为这么个绿茶表真不值得!”刘康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自言自语说到。刘康,燕华大学计算机高材生,计算机系系草,兼彭姿杨颜之风采,说白了就是帅,有型。只是这年头帅并不能当饭吃,虽然网络直播发达,但是刘康也不是那块料,只能靠着自己的专业技能来养活自己。除了奖学

  • 大佬又在装萌新了楚繁和严以恒

    楚繁对严以恒的态度突然变了。陈醒觉得很纳闷。那天他去替楚繁敲通告,所以没有送楚繁去乐园福利院。而楚繁的驾驶证刚好拿了回来,所以楚繁自己开车去了。重点是,从福利院回来之后,楚繁就变了。陈醒一旦说了严以恒什么坏话,楚繁就会不满意地反驳他。“你别再说严以恒了,他也不容易。”什么不容易?明明是楚大哥以前逼迫

  • 人生赢家之坎坷在线阅读第4节

    周末两天,骆蒙没有通告,在家睡得昏天黑地。这些年,整日不是忙着拍戏就是赶通告,全年无休连轴转。娱乐圈里瞬息万变,虽然她已经红透了半边天,但依然很有危机意识,从来不敢松懈,自此也得了个“拼命三娘”的美称。特别是接下来三个月要实习,很少出来营业。于是前一阵子,赵云给她拍了几十组硬照,就是为了在接下来几个

  • 道祖临世在线阅读黑龙山脉

    南月城以南,黑龙山脉。受倾盆大雨影响,天地间已是白芒芒一片,狂风在赤峰间咆哮着,漆黑的群山,让人如同身临地狱。一个洞口窄得只能供猴子钻进去的山洞里,黑发少年正生着火,亚麻发色少年则四处找可燃物。如果有第三人注意到这两少年,会发现他俩都赤裸着上身,因为二人的衣服,已经变成了洞内那仅有的光明和温暖。温柔

  • 我给武学加个点之灵焰之地

    少年起步来到船上,刚一上船就感觉到这河的不同。这河水在岸上看是黑色的,但是一上船,紧挨河面,看到的河水居然变成了浅红色,河里面大量的游魂在里面游来游去,他们有的在打架,有的在撕咬……看起来极为骇人。少年正在看的入神之际,老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坐好了,这河乃是冥界幽灵河之一,被称为“万里魂河”河中英

  • 全位突破在线阅读第3章

    留言区同人版【吐槽贴】遇到了同乡却发现对方没通过公会认证是种怎样的体验1LLZ:穿越猎人的女大学生(平行全职猎人世界-196)如题。我先去组织语言。顺便@穿越猎人的武术教练@穿越猎人的白领@穿越猎人的程序员@穿越猎人的唱见@穿越猎人的药剂师@穿越猎人的会计兄弟姐妹们做好心理准备,考试肯定要出幺蛾子了

  • 可还记得在线阅读第2节

    阿尔弗雷德最终在布鲁斯回去蝙蝠洞后,给他展示了下那位所谓‘监护人’留在蝙蝠洞的联系方式,很轻易就能追索到那边,然而也不能得到更多一点的信息了。布鲁斯摘下头盔看着巨大屏幕上流动的数据没有动,然而阿尔弗雷德就没有什么顾忌,坦然按下了一个接通对话的按钮,对面传来一道熟悉的说话声音:“我觉得蝙蝠侠总是在挨打